程轩是我的实习老师,一个粗粗壮壮、说起话来时不时会带几个脏字的汉子居然是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我把他定义为“没文化”。
  但程轩风趣幽默、为人大方,是医院里极受欢迎。在我看来,他是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他家在农村,小时候成绩并不好,直到初二那年,突然开了窍,初三考试,考了全镇第一。高一时,他母亲因为癌症去世,但这并没有让他立下到医生的志愿,相反他认为医生都是无用的。

  程轩当医生,完全是因为高考时的阴错阳差……程轩的经历在我听起来,就可以写一部小说了。也许出于对他仰慕吧,我成了他的朋友。
  其实早在程轩带我实习时,他就多次提到他的太太,他太太当年是湖北某理工学院的校花,而他追她的时候,仅凭书信,他远在西安读书,而她是他同学的同学,一次程轩来武汉看同学时,遇到了她,就对她一见钟情了。

  她家里人反对他们的恋情,觉得程轩家里太穷了,程轩于是牙关一咬,考上了武汉某著名医学学府的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月入五六千,不久前,在某大学教书的太太又为他添了一个宝贝儿子。
后来,当我们的关系发生了质变时,程轩无奈地告诉我,他反反复复对我说这些,是想提醒自己,也是暗示我,那个时候,他已经想“刹车”了。

  感情,从纯美到恶俗我们开始的确是非常纯粹的友情。在实习之初,我对他们科室的另一个男医生颇有好感,那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分配来的男生,高高帅帅的。然而,当我鼓起勇气向他表示好感时,他居然约我一夜情,我尴尬地夺门而逃。
 也许是因为失恋,也许是因为看到了人性丑陋的一面,我一时很难接受,想要找一个人说一说。我不愿意找同学朋友,怕他们会笑话我;也不想告诉我的父母,怕他们为我担心。程轩是个最好的人选,他经历的事多,一定会有办法抚平我的创伤。

  夜已深,我对着话筒,冲着一个刚刚认识一两个月的男人,说着我最隐密的少女心事。第二天再到医院见到他,我觉得程轩看我的眼神暖暖的。程轩说,他那个时候真的拿我当小妹,他自己是受苦长大的,见不得别人受半点委屈,特别是女人,他很感谢我能在最困难的时候给他打电话,这证明他在我心里还是有位置的。
 那是一段多么纯情的时光啊,工作之外,我们经常一起喝茶、聊天,好像在这个世界上我真的多了一个哥哥。程轩和他太太因为工作需要隔江而居,他每个星期回家一次,其余的时间,就一个人住在单身宿舍里。他一室一厅的宿舍成了我们聚会的最佳地点,我们常常聊得忘了时间。

  夏天到了,我的实习也结束了。我舍不得程轩,舍不得我和他共拥的一段美好。那天晚上,程轩请我吃最后的晚餐,在他宿舍里,我们喝了很多酒。酒不醉人人自醉,我歪倒在沙发,程轩像抱婴儿一样把我抱到他的床上,我能感觉得到,他正伏近我的脸在看我。他的味道和酒的味道让我更加晕乎……突然,他一把搂住我,紧紧地。

  第二天早上起床,床单上有血迹。我哭了,而程轩正眼都不敢看我。我没有想到,我那么纯美的感情,居然一下子就演变得如此俗气,我哭了,因为我不知道我和程轩的未来将是何去何从。他是我尊敬并且爱慕着的男人,但是我真的不想破坏他的生活。

  他爱我,也爱他太太七八月间,程轩休了几天假。他去了沙市,那里有他很多的同学朋友。其实,在我们有了亲密关系后,并没有立即发展到情人,一方面是我们本质上都不是那种游戏爱情的人,另一方面他认为他不能同时对不起两个女人。

 可程轩一到沙市,就像变了一个人,开始不断给我打电话,有时一天会打几个。他说他想我了。程轩的朋友圈中,好多都是有情人的,有的还不止一个,和那些人一接触,他也认为我们这层关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应该顺其自然。

  我无力拒绝程轩的甜言蜜语,被一个自己崇拜的男人需要着,是件多么愉快的事情啊—— 我们的关系就这样发生了质变。等程轩从沙市回来,刚好我在华师上一个考研辅导班,每天从汉口往武昌跑,程轩看了心疼,于是留我住他的宿舍。
  他下班后对我能有专业上的辅导,晚上我们在一起享受着男女之情的快乐,我就像一朵被营养滋润的花,破蕾而出,绽放开来。这个时候的程轩已经很少在我面前提起他的太太。

  有天下午,我正在程轩的宿舍里看书,程轩在医院看一个危重的病人,房门突然被钥匙打开,一个三十岁的漂亮女人呆立门口:“我是程轩的妻子,请问你是哪位?”我坐的方向是正对大门的位置,她一眼就看见了我。
 我无处躲藏:“我是程老师的学生,因为要考研在这里借住,程老师去看病人了。”我的脸在发热。“我是来帮他收拾屋子的,你坐你坐,我到超市买点东西上来。”话音未落,女人已冲出了房门。

  我不知道怎么办好,呆呆地坐着,直到她拎着大包小包的零食上来,她说是给我买的。我们一边喝酸奶,一边聊天。她说,程轩就是一个喜欢朋友的人,也经常带朋友到宿舍来住,有一次她爸爸来看程轩,一推门,也是一屋子人在打麻将。
 女人说着说着就笑了,大声地笑,笑得很爽朗,但是我却听出了凄凉。程轩的太太和我聊程轩,聊他当年怎么追她,聊他们的儿子多么可爱,聊他的工作多么忙,而她很能理解他,男人当然要有自己的事业……我听不下去了,借口上卫生间,给程轩打了电话,告诉他,我在宿舍见到了他太太。

  那一天,程轩的太太还是为他收拾了屋子,她收拾出了几卷纸和女人用品还有一缕女人的长发,这些东西都是我的。我原先长发齐腰,后来和程轩在一起了,为了表示对自己的惩罚,就剪了一个丑丑的短发。

  程轩告诉我,后来他的太太问他,还爱她和儿子吗?他想都没有想就说,当然爱。
 感情岂能用钱买程轩的太太真是一个聪明女人,那次之后,她并没有对程轩大吵大闹,反而对他更好了,让程轩找不到半点离开她的离由。

  程轩对我的态度起了变化。他不再像从前那样,觉得和我在一起是害了我,反而对我更加深情款款了。开学后,我回到了学校,他也会经常给我打电话,接我到他宿舍去。每次我们亲昵的时候,我都会想到他太太,会有犯罪感。

  有时候想想,男女之情其实很没意思的。如果以后我的老公在外面这样,我会很伤心。所以,越想我越拿定主意要抽身而退。只是,每一次,我都放不下,舍不得。毕竟,我的第一次给了他啊。潜意识里,我想要个结果。
  从9月开始,程轩陆续给了我近两千块钱。钱都是他偷偷塞进我的包里的。这种感觉很不好,每次我都要把钱退给他,但他都没有要。他说,女人花男人的钱是应该的。我说,我只有花老公的钱才会觉得坦然,他就没再作声。

  给了钱之后,他对我的态度变得很微妙,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他想我的时候打一个电话就希望我立即出现。而算着他太太快出现的时候,他又巴不得我能魔法般消失。

  我们不再去一般情侣们去的咖啡厅,小餐厅,因为程轩说到处都是他的熟人,怕影响不好。我们每次约会就是蜷在他的宿舍里,吃东西也是自己做。
 这样见不得光的短暂相守加上他给我的那些钱,让我对自己产生了厌恶的情绪,我觉得自己就像妓女一样。

  10月2日,他一定要划船,我们就去了,他也根本没有注意到我已经有了感冒的迹象。10月3号,我感冒了,他一个人在电脑上打游戏,我对那些打打闹闹的游戏根本不感兴趣,拖着他想要看《2046》,他动都不动,我一气之下,自己摔门而去。
 在路上逛了几个小时,想清楚要好好地和他说再见,于是又回到他宿舍,我一边哭一边给他打扫卫生。他很惊讶,因为我从来没有为他做过这些,而我只是想证明,他太太能做到的,我也同样能够。

  我哭,是因为我觉得委屈,想想当我们还是朋友的时候,我们曾看一起去看过午夜场的《十面埋伏》首映式。

  程轩一边为我擦眼泪,一边劝我,千万不要太认真。什么不要太认真,感情吗?那么我们算什么,逢场作戏?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子啊!等不到我的眼泪干,程轩看看时间,催我离开,他的太太又要出现了。

  我痛苦了一个白天加两个晚上,我已经想明白,他给我钱,就是想买个自由,买个心安。他心里爱的是他太太,但是又不想放弃我,他不能给我心,于是给我钱——对的,事实就是这样,除了玩弄我的感情,他大抵上算得上一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