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醒来,我习惯性的伸手去摸妻子的乳房,去摸了个空,睁开眼一看,却发现妻子已经梳洗完毕,正蹲在衣柜前挑选今天的衣服,上身已经着了一件翻领羊绒衫,乳白色的紧身设计显得腰肢格外纤细,从后面可以隐约看见胸罩的带子,下身却只穿了一件大红色的thong,和一般的t- back不同之处是后面也是紧窄的三角设计,不会只有两根布条深深勒到臀缝里,但同样也将妻子肥美的臀肉暴露无遗,尤其妻子是蹲姿,身体曲线从后面看就像一把大提琴一样曼妙。

  我翻身下床从后面抱住白露,下体已经硬硬的顶在她屁股上,「老婆,你这样真性感,来一发晨炮吧~ 」「讨厌,上班快迟到啦~ 」白露笑着把我推开,挑出一件灰色竖条纹的紧身九分裤,穿上后更显得腰细臀肥。

  「露,一想到昨晚我就觉得像是做梦一样,你没有生气吧……」「我要出门啦……你把那个不要脸的群号发给我,我要加进去看看你们这些臭男人都是怎么想的……不过你一定先退出哦,我加进去的时候要是发现你还在我就立马退出,哼~ 」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满口答应下来,目送着妻子在门口穿上高跟鞋,摇曳着腰肢微微扭着屁股出了门,忽然妻子又回过头来,不好意思的问我,「哎,你说我到了单位见到小雨该怎么办啊……」「嘿嘿,你就当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啊,咱们都喝多了,看他有什么反应」「……都怪你,你这个死变态!」妻子含羞娇嗔道,扭头蹬着高根鞋哒哒的走进了电梯。

  开车来到公司,我把群号发给了白露,在群里还特意嘱咐了几句,大家听到yy已久的女神要加到群里,一个个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对话框里一时间热闹非凡,我退出了群组,竟有些怅然若失,打开ppt,眼前却都是昨晚的旖旎景象,不知道妻子今天会怎么面对谷雨呢,小雨会不会对她动手动脚啊……要不要先发个讯息问问小雨呢……还是先问问妻子怎么样了,算了吧,我问的话妻子肯定又会害羞了,让她自己面对昨天刚刚用阳具插进阴道的那个男人……我眼睛盯着屏幕,心思却早就飞到九霄云外,恨不得去妻子单位看个究竟。

  终于挨到下班时间回到家里,刚到家妻子也拎着包包回来了,没等她在门口换完鞋,我就一把搂住妻子,焦急的问她:「今天怎么样啊,谷雨什么表现啊,老婆,一整天我都急死了,又不想给你打电话……」白露的俏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扶着我的胳膊一边脱下高跟鞋一边尽量表现的若无其事,「没怎么样啊……你等我换下衣服啊老公……」白露钻到房间里去换上家居服,我从门缝中迷恋的看着她脱下羊绒衫,解下胸罩换上小背心,缓缓褪下长裤,露出白色的内裤……等等!我明明记得早上出门时妻子穿的是一条红色的丁字裤,为什么回来时却变成了这条白色的棉质内裤?

  一定是白天在单位和谷雨发生了什么!

  想到这我下体顿时昂首挺胸,几步冲到卧室,抱住白露把她压在床上,用嘴在她脖后发际处乱吻,一边上下其手一边追问道,「小骚货,早上那条内裤哪里去了!」

  白露腿上还套着脱到一半的长裤,双腿动弹不得,后颈是她的敏感区,被我吻住不由得乱了手脚,脸红的更厉害了,「老公你别怪我哦…」「我不怪你,你做出什么我都不怪你!赶紧说白天都发生了什么啊!」「我一早来到办公室,小…小雨见了我一句话不说只是远远躲开,但我能觉察到他一直在偷看我…」

  「谁叫你今天穿的裤子这么显臀型,然后呢?」「后来…后来他趁着办公室里没人,忽然就扑过来从后面紧紧抱着我,我吓了一跳,想推开他却推不动…我问他要干什么,他也不说话,只是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没过一会他居然蹲下去用脸贴在…贴在我屁股上…」看来谷雨这小子也是着迷于妻子的丰臀啊,没想到和我有一样的爱好,我听的下体火热,一把拽下妻子的内裤,用手就在她下体掏摸了起来,掌心是光洁无毛的阴唇,用中指分开穴缝,连着洞口和阴蒂前后揉搓着,不一会就黏糊糊一片,妻子也在我的挑逗下浑身火热。

  「那你的内裤呢小骚货,说重点!」

  「小雨…用鼻子顶着我的那里…还嗅来嗅去…伸手就来解我的腰带,还是在办公室呢,我吓的要死,可是又不敢喊出声,只能拼命抓住他的手…他倒也不继续…只是用手拼命揉着…揉着人家的屁股…」

  我一边听着妻子回述自己被谷雨轻薄的经历,一边掏出早已坚硬无比的肉棒,用龟头在穴口处顶着,「哦老婆…你看你流了好多水,谷雨摸你的时候你流水了吗?」

  出乎我的意料,妻子竟然羞红了脸微微点了点头,「他后来还掀开我的毛衣,从下面把手伸进胸罩来摸我…我本来又羞又怕,可不知道为什么,下面就有了反应…老公…我是不是被你传染了啊,我觉得自己好变态好无耻……」我一挺身深深捣进妻子的蜜穴,里面的汁水早已经流了一片,「老婆,你好骚啊…被男人一摸就流水,谷雨摸你奶头了吧,他摸你逼了吗?」「没…我想着在办公室里…就死命反抗,说再弄我就要翻脸了,小雨害怕了就松开我,不过…不过他说白姐能不能把穿着的内裤送给我…」「我操他说给你就真给了啊!」我脱下她穿着的吊带,露出两只白嫩的奶子,随着我的耸动一跳一跳,但下身内裤和长裤还缠在膝盖处,两腿夹的紧紧的,幸好肉穴爱液分泌的足够充分,我才能顺利的抽插,但也是爽的我直吸凉气。

  「他一直缠着我…我想着给他就把他打发了,再说…再说裤裤也都湿了,穿着也不舒服,我就去厕所脱下来,握在手心里回来给他了…」「那你现在穿的是怎么来的?」我从床上拽起白露,一边从后面一鸡巴一鸡巴的干着她,一边抱着她往卧室床边走去。

  「我本来想趁着午休时间区楼下的便利店买一条穿上,可没多一会就被叫去开会,一直到快下班都没机会脱身,还是小雨偷偷去给买了一条…哦…老公…你下面好硬哦~」

  妻子居然穿着另外一个男人买的内裤!这个男人不但昨晚刚刚把精液射到她肥美的屁股上,今天还强行要走妻子沾满淫水的t裤,我一边想象着谷雨现在回到家里嗅着妻子内裤手淫的景象,一边顶着妻子直到双乳都贴在窗玻璃上,干了几下忽然把窗帘拉开。

  此时正是晚上七点多钟华灯初上,我们住在二楼,卧室窗户正对着小区入口,路上行人络绎不绝,虽然房间里没开灯,但外面天色已然完全黑了下去,有心人只要一抬头就可以看见二楼窗户里一个光着上半身的年轻女人,两只大小适中挺拔上翘的乳房正紧紧贴在玻璃上,两颗乳头都几乎被压扁,嫣红的和乳房形成了完美的同心圆,随着身后男人下体的耸动也在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腰肢。

  「骚货,昨天刚被同事舔了逼,插了穴,今天又把盖不住屁眼的小裤送人了,让邻居们看看你这骚货是怎么被人操的好不好?」我一边不紧不慢的抽插着,一边故意用言语侮辱着白露,我们之前的性爱虽然和谐,但我从未像今天这样刺激她,这种软性的言语SM也是白露从未体验过的。

  白露只是用手捂住脸,气喘吁吁的承受着我的抽插,拼命压抑着喉间的呻吟,似乎怕被楼下的行人听到,但下体的淫液却像打开了泄洪闸一样顺着大腿一直不停的流着。

  往常我用背后式干不了几下妻子就会喊疼,可今天却反应如此强烈,看来这种调教对白露的效果很显着,说不定妻子内心真的有这种受虐的倾向。

  我见差不多了,下体逐渐传来射精的冲动,边加快了冲刺的频率,妻子终于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那声音又软又甜,还带着女性最原始的狂野,只听的想把这个女人搓扁揉圆尽情玩弄。突然我伸手摁下墙上的开关,房间里的灯亮了起来,对比外面的夜色,室内的交媾场景春光格外显得春色满屋。

  妻子见灯亮了,吓得用手捂住了嘴,双眼瞪的大大,却忍不住从鼻间发出一声高昂娇媚的呻吟,下体顿时收的紧紧,从臀部传来一阵销魂的战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