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四十一妃悦深情一

  一片黑亮、浓密的阴毛如森林般呈倒三角形分布在两条丰腴、白嫩的大腿中间,覆盖在微微隆起的阴阜上,暗红、肥厚、滑润的大阴唇已经分开,露出粉红色的滑嫩的小阴唇和微微洞开的阴道口,隔着窄窄的会阴,是小巧、暗紫色的、如菊花蕾般的肛门。

  周梦龙看得血脉贲涨,只觉得浑身一阵阵地颤栗,这时,只听得苏妃悦娇声道:「梦龙,你还看什么呢,还不过来。」

  说着她伸出细嫩、纤柔的手把周梦龙拉至她的身边。

  一阵阵成熟少妇迷人的体香如丝如缕地飘来,周梦龙只觉得一阵阵地意醉神迷。不知不觉中,苏妃悦已把周梦龙的外衣脱去,浑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短裤。
  这时,苏妃悦双手背到背后,解开黑色蕾丝乳罩搭扣,那对丰满、尖挺的乳房如两只白鸽般跳跃而出,那小巧玲珑的淡紫色的乳头,在凝脂般的肤色的映衬下,显得分外艳美。

  接着,她又慢慢地褪去那精美的黑色镂花蕾丝三角裤,把一个成熟、美艳少妇迷人的特区展现在周梦龙的面前。那迷一样神密、梦一样美丽的少妇的阴部,对于少年的周梦龙来说是一块从未登临的新大陆。

  一片黑亮、浓密的阴毛如森林般呈倒三角分布在两条丰腴、白嫩的大腿中间,覆盖在微微隆起的阴阜上,暗红、肥厚、滑润的大阴唇已然分开,露出粉红色的滑嫩的小阴唇和微微洞开的阴道口,隔着窄窄的会阴,是小巧的、暗紫色的、如菊花蕾般的肛门。

  看着这美奂美仑的人间尤物,看着那惹火的身材,和如梦似幻的少妇成熟美丽的阴部,周梦龙的阴茎涨得仿佛要炸裂一般,把短裤撑起,急需要找一个温柔的地方把其中的能量全部释放出去。此时此刻地苏妃悦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一面是天使,一面是魔鬼」看她的脸上,满面酡红,有娇羞、有风骚、有淫荡、有端正。她的一支手去揉摸自己的阴部,嘴里传出阵若有若无,时断时续,令人消魂的呻吟。

  另一支手则把周梦龙的短裤拉下,周梦龙的阴茎如出销的利剑一样直挺挺地显现在苏妃悦──周梦龙的妃悦,一个三十多岁的美艳绝伦的少妇面前。

  看到周梦龙勃涨得又长、又粗、又大的阴茎,苏妃悦惊喜地叫出声来:「啊!梦龙,没想到,你的宝贝这样优秀,真是太了。」

  她欣喜地用纤纤嫩手握住周梦龙的阴茎,美艳的女人把玩着周梦龙的阴茎,一种触电般的感觉从阴茎传遍全身。周梦龙和美艳、风骚的女记者赤裸裸地在她充满着无限春意的卧室里,她轻轻握着周梦龙的阴茎,爱不释手地套撸着;周梦龙如同小学生一样,贪婪地看着宽大的双人床上妩媚、妖娆、性感、丰腴的成熟少妇的肉体。周梦龙看到她白嫩、修长的手指分开小阴唇,中指轻轻按揉着小巧如豆蔻般的阴蒂,从那迷人的阴道深处不断地有无色的液体流溢出来,滋润着她的阴部。

  一串串美丽的、令人消魂的呻吟声从她红润的唇间传出,只见她目色迷朦,满面酡红,丰腴、性感的胴体扭动着,断断续续地说:「梦龙……快点……把你的阴茎插进我的阴道里去……我要你,妃悦把自己给你……」

  她把双腿分成M形,把周梦龙拉在她的柔若无骨的身上,周梦龙一阵阵冲动,把硬梆梆的阴茎向她的阴部插去,那种感觉如梦如幻,一时难以言明。

  苏妃悦坐起身来,让周梦龙仰卧在床上,周梦龙那勃涨得硬梆梆、又大、又粗、又长的阴茎如擎天一柱昂然屹立。苏妃悦爱怜地把玩着周梦龙的阴茎,那神情就象看一件稀世珍宝。

  过了一会,她伏下身去,背对着周梦龙头伏在周梦龙的阴部,趴在了周梦龙的身上,肥美的丰臀对着周梦龙的脸,竟然去吻舔周梦龙的阴茎。

  她把周梦龙硬梆梆的阴茎噙在嘴里,红润的双唇套撸着周梦龙的阴茎,舌尖舔触着龟头。一股热流从龟头如触电般刹时传遍全身。

  那纤柔的舌头把的周梦龙的龟头舔得麻痒痒的,使周梦龙飘飘然,有一种羽化登仙的感觉,从阴茎处传来阵阵快感。

  苏妃悦雪白、丰腴、肥美的屁股就在周梦龙的面前,从她的阴部传来美艳少妇特有的体香,一种莫名的冲动使周梦龙无师自通地用双手捧住她的丰臀,抬起头去吻她那少妇成熟、美丽的阴部。

  当周梦龙的嘴吻在她的阴唇上时,她的浑身一阵颤栗,随即就兴奋地断断续续地教周梦龙怎样吻她,周梦龙用舌尖分开她的阴唇,舌头伸进她滑润的阴道里搅动着。

  然后又用双唇噙住她已经挺起的如豆蔻般小巧、美丽的阴蒂裹吮着,周梦龙的鼻尖在苏妃悦小巧的暗紫色的如菊花花蕾般的肛门上,苏妃悦扭摆着白嫩的丰臀呻吟着,一阵无色、无味、透明的液体从她的阴道流淌出来,流在周梦龙的脸上嘴里。

  过了一会,苏妃悦起身面向周梦龙蹲跨在周梦龙的身上,把阴道口正对着周梦龙硬挺的阴茎,一只手分开自己的阴唇,另一只手用拇指和中指夹扶住周梦龙的阴茎,把龟头对准她那迷一样神密、梦一般美丽,已然湿润、洞开的阴道口。
  她肥美的臀部向下慢慢坐沉下来,周梦龙的阴茎的龟头被她的肥美、润滑的阴唇包触着,如同她红润的小嘴轻轻吻裹着,她向下慢慢坐沉着。

  周梦龙硬梆梆的,又粗、又长、又大的阴茎一点点地被她的阴道所吞没,她阴道的内壁又滑、又嫩、暧融融地裹触着周梦龙的阴茎。

  成熟少妇的阴道是这样的美妙,插在苏妃悦的阴道里,周梦龙那勃涨得难受的阴茎仿佛找到了归宿,感到无比的舒服。

  渐渐地她的阴道把周梦龙的阴茎全都吞没了,她肥美的臀部完全坐在了周梦龙的两股上,周梦龙的硬梆梆、勃涨得又长、又粗、又大的阴茎连根插入她的阴道里。

  她的阴道里暧洋洋的,阴道深处仿佛有一团柔软的、暧暧的肉似有似无地包裹着周梦龙的阴茎的龟头。在年轻、美艳的女记者丰腴的肉体上,在她那紧紧的,内壁柔嫩、滑润,带有褶皱的阴道里,周梦龙的阴茎越涨越大。

  苏妃悦的身体上下颠动着,阴道紧紧套撸着周梦龙的阴茎,大小阴唇有力地夹迫着周梦龙的勃涨的阴茎,周梦龙的阴茎龟头一下一下触着她阴道深处那团柔软的、暧暧的肉,每触一下,苏妃悦就发出如梦似幻迷人的呻吟声。周梦龙的双手扶住苏妃悦肥美的丰臀,揉捏着。

  苏妃悦在周梦龙的身上颠动着身体,扭动肥硕的屁股,过了一会趴在周梦龙的身上,粉脸贴着周梦龙的脸,面色羞红地轻声地问周梦龙:「梦龙,女人不?」
  不等周梦龙回答,她又娇声问道:「你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吗?」

  她略带羞涩地把脸紧紧贴在周梦龙的脸上,扭动着身体,小阴唇有力的夹迫着周梦龙的阴茎,娇笑着说:「妃悦的这个叫小骚屄,你的这个叫大鸡巴,咱们现在干的叫大鸡巴操小骚屄。」

  想着苏妃悦白日的端庄、文静,怎么也可想象如此淫荡的话语会从她那美丽的小嘴里说出来,听着她的淫荡的话语和浅浅的娇笑,周梦龙用力向上挺送着身体,阴茎用力向苏妃悦阴道深处插送着,苏妃悦也扭摆着肥美的大屁股,滑润的、带有褶皱的阴道有力地套撸着周梦龙粗大的、硬梆梆的阴茎。

  苏妃悦尽情地呻吟着,叫着,那声间真是人间最美妙的音乐,真叫人销魂。苏妃悦颠扭着身体,脑后的秀发飘飞,胸前的丰乳随着她身体的起伏而上下颤动。
  只见她粉面含春,秀眼迷离,娇喘吁吁,香汗淋漓。她颠动着身体上下套撸了几十下,然后又骑坐在周梦龙的身上,扭动着肥美、白嫩的丰臀,使周梦龙的阴茎完全没入她的阴道里,龟头研磨着花心。

  周梦龙俩因做爱的快感发出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整个室内春意见盎然,情爱无边。一阵阵无色的透明液体从她的阴道深处缓缓流出来,把周梦龙们俩的阴部弄得滑腻腻、粘呼呼的。

  苏妃悦在周梦龙的身上颠动、扭转丰臀时,就会发出「哧哧」的声音。苏妃悦的阴道紧紧包裹着周梦龙的阴茎,小阴唇紧紧夹迫着周梦龙的阴茎,有力地套撸着。

  阴茎在美艳少妇的阴道里感触到快感传遍了全身,周梦龙浑身都在颤栗着,阴茎就仿佛触电一样,麻痒痒的,从脊髓直传到全身各处。

  这时,从苏妃悦的阴道深处涌起一股热流有力地刺激着周梦龙的阴茎龟头,同时,苏妃悦也加快了颠扭的速度,呻吟的声音也提高了许多「啊……啊……啊……小骚屄让大鸡巴操得太舒服了……大鸡巴操得真……啊……」

  周梦龙这时也感到从脊柱尾骨处传来一阵麻痒,一种不知名的力量,神差鬼使般不由自主地向上挺送着下体,嘴里也大声呻吟着:「啊……妃悦……操妃悦的小骚屄太了……啊……」

  在周梦龙俩高声呻吟声里,从中枢神经处传来阵阵酥痒,刺激着阴茎根部一阵阵酥痒,一股热流再也控制不住,从阴茎根部迅速强劲地射出,有力地喷注在苏妃悦的阴道里面,冲击着她阴道深处那团柔软的、暧融融的肉。

  周梦龙的身体不停地抽动着,阴茎有力地在苏妃悦的阴道里撅动着;苏妃悦的身体也不住地颤栗着,阴道壁和小阴唇有力地收缩着,夹迫着周梦龙的阴茎,那热流喷射着、冲击着,在苏妃悦迷一样神密、梦一般美丽、成熟的少妇的阴道里。

  周梦龙把精液喷射在里面,美艳、风骚、性感、妖娆的女记者尽情地承受着爱的洗礼……不知过多久,周梦龙俩从性交的高潮中渐渐平静下来,亢奋的情绪渐渐平和了下来。

            五百四十二妃悦深情二

  苏妃悦趴在周梦龙的身上,轻轻地吻着周梦龙的脸、周梦龙的眼睛、周梦龙的嘴唇,眼角眉稍尽是柔情蜜意,那情形分明是姐姐对弟弟的怜爱。

  在她的身上怎么也看不出刚才那个放浪、淫荡、风骚的美艳少妇的影子,秀丽白嫩的面颊上一抹羞红,教自己年少的学生做爱确实是一件让人既感到刺激又感到难为情的一件事。周梦龙的阴茎还插在苏妃悦的阴道里,苏妃悦的阴唇依然夹裹着。

  「梦龙,也许我错了,可我实在太喜欢你了,我实在忍受不住情欲的折磨,你也许认为我是个坏女人,不管你信不信,你是我婚外的第一人,」

  苏妃悦满面羞红,柔声说:「我比你大十多岁,但我不希图你什么,只希望你能记住我……」

  说着,苏妃悦一双秀目中流出了晶莹的泪滴。听了苏妃悦的肺腑之言,周梦龙非常感动,周梦龙搂着她丰腴的身体,吻着她秀美的面庞,吻去挂在腮边的泪滴,轻声说:「苏妃悦,我真是太高兴了,我做梦也没想到能有这样一个美妙迷人让人终生难忘的夜晚,我爱你,苏妃悦,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迷人的夜晚,是你用你的身体言传身教教会了我在书本上一辈子都学不到的东西。」

  这时周梦龙的阴茎已经完全软了下来,从她的阴道里滑了出来,苏妃悦还趴在周梦龙的身上,听了周梦龙的话,苏妃悦不禁羞得面色绯红,嘤咛一声把头埋在周梦龙的怀里,「哧哧」轻声娇笑着,半天才娇声说道:「梦龙,你真会付女人欢心。」

  看着她娇羞的模样,周梦龙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冲动,周梦龙把手伸向她肥美、白嫩的丰臀,用力揉捏了一下说,苏妃悦被周梦龙捏得也兴奋起来,忘情地亲吻着周梦龙说:「小坏蛋,你真是可人,我真愿意永远和你这样在一起。」

  苏妃悦把周梦龙搂抱在怀里,尖挺丰腴的双乳紧紧贴在周梦龙的胸前。过了一会,苏妃悦说:「梦龙,我们到卫生间去洗一洗。」

  说着从周梦龙身上爬起。看着苏妃悦光洁、白嫩的皮肤,丰盈、健美的体态,周梦龙心里真是美极了,看美人是一种享受,看赤裸的美人是一种更大的享受。
  坚挺、圆翘的丰乳,纤细、柔韧的腰肢,虽然生育过,可是苏妃悦的腹部一点赘肉都没有,一如处女般平滑,光润,丰腴、肥美的屁股,修长、挺拔的双腿以及双腿间那浓密、柔软的阴毛,滑润、肥厚的阴唇。苏妃悦的阴道口湿漉漉的,她扭摆着腰肢,肥美的丰臀摇摆着,她抱着周梦龙的肩,周梦龙搂着她的腰一起走进了卫生间。

  周梦龙坐在宽大的浴盆里,苏妃悦用她那纤柔的嫩手给周梦龙洗净了全身,周梦龙的手也在她丰腴的身上抚摸、摩娑。

  但周梦龙他们的手更多的还是把玩对方的阴部。苏妃悦仔细的把周梦龙的阴茎、阴囊洗得干干净净,用纤纤嫩手轻轻套撸着。

  周梦龙软软的阴茎在她的手中渐渐变得硬了起来。在苏妃悦的暗示下,周梦龙把苏妃悦的阴部也洗得干干净净,周梦龙用手指探进她的阴道里,轻轻搅动着,苏妃悦扭动着身躯「咯咯」娇笑着,周梦龙用手指沾上沐浴露在她滑润的阴道里抽插着。

  苏妃悦笑着说:「孺子可教,你真是个学生。可是还有个地方你还没给我洗到呢。」

  说着她把周梦龙的手指从她的阴道里拉出来,轻轻划过芳草萋萋的会阴,最后停在了她的肛门上。

  她的肛门是那样的小巧,紧紧凑凑的,摸上去手感非常,她扭动着身子,嘴贴在周梦龙的耳边,羞红着脸娇声说:「梦龙,这个地方也是玩的地方,你帮我洗一洗,我们玩个痛快。」

  周梦龙的手指沾上沐浴液,轻轻按揉着苏妃悦的菊花蕾,在苏妃悦的指挥下,食指慢慢地、轻轻地探进了她的屁眼里。

  苏妃悦的屁眼很紧,扩约肌紧紧包裹着周梦龙的手指,苏妃悦媚眼如丝,嘴里发出阵阵令人沉醉的呻吟声,周梦龙的手指完全插进了苏妃悦的肛门里。
  苏妃悦扭动着丰腴的屁股,周梦龙的手指在她的屁眼里抽插着,沐浴液起到了润滑的作用,渐渐地她的肛门松弛了下来。

  周梦龙的手指能自由出入了,在宽大的浴盆里,周梦龙把丰满的艳美的苏妃悦抱在怀中,用清水把她的屁眼里里外外洗得干干净净。

  周梦龙俩从浴盆里出来,紧紧抱在一起,周梦龙亲吻着苏妃悦,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里,用力搅动着,她用她红润、甜美的小嘴吸吮着,周梦龙的勃起的硬梆梆的阴茎在她的柔软、平坦的小腹上。苏妃悦抬起一条腿盘在周梦龙的腰间。
  让她的阴道口正对着周梦龙勃起的硬梆梆的阴茎,周梦龙抱着她肥硕的丰臀,身体向前一挺,苏妃悦的身体也向前挺着,只听「卟滋」一声,随着苏妃悦的娇叫,周梦龙的阴茎又一次插进了苏妃悦那梦一样美丽、迷一样神密的阴道里。
  苏妃悦紧紧搂着周梦龙的肩膀,用力向前挺送着下体,周梦龙一手搂着苏妃悦苗条的腰肢,一手抱着苏妃悦肥美的丰臀,阴茎用力在她的阴道里抽插。
  苏妃悦那紧紧的带有褶皱的阴道内壁套撸着周梦龙的阴茎,小阴唇紧紧裹住周梦龙的阴茎。周梦龙们俩的舌头碰撞着、纠缠着。

  周梦龙用力搂抱起苏妃悦的肥美的屁股,苏妃悦用她那丰腴的双臂搂着周梦龙的脖子,把她健美的双腿缠绕在周梦龙的腰间,阴道紧紧包裹着周梦龙的阴茎,满头的乌发随着周梦龙阴茎的冲击在脑后飘扬。她满面酡红,娇喘吁吁,断断续续地说:「哦……小老公,亲亲宝贝,我爱你,大鸡巴操小骚屄……哦……」
  周梦龙搂抱着苏妃悦的丰臀,苏妃悦修长的双腿紧紧缠绕在周梦龙的腰间。
  周梦龙的阴茎紧插在苏妃悦的阴道里,苏妃悦的阴道口紧紧包裹着周梦龙的阴茎,周梦龙把苏妃悦抱在怀中,阴茎插在她的阴道里,走出卫生间,来到客厅,把她放到沙发上,周梦龙站在沙发旁把苏妃悦的双腿架在肩上,身子压在她的身上,阴茎深深地插进她的阴道里,摇摆着屁股。

  阴茎在苏妃悦的阴道里研磨着,龟头触着阴道尽头那团软软的、暖暖的肉。苏妃悦星目迷离,满面酡红,娇喘吁吁,呻吟阵阵。

  「哦……梦龙,心肝宝贝,亲亲小老公,妃悦让你的大鸡巴操死了……哦……用力操……哦……」

  「妃悦……亲亲的骚妃悦……妃悦的美骚屄把我的鸡巴套撸得太美了……我要操你……哦……操死你……哦……」

  在李冰儿的家里,周梦龙躺在木心板上,今天是周六,李冰儿非得让周梦龙到家里来帮着自己弄一弄刚刚装修好的房子,美人有请,周梦龙自然不好不答应了,忙了一上午,周梦龙觉得有些累了,趁着李冰儿去买东西的时机,想要休息一下,周梦龙好木心板躺下没多久,突然听到脚步声,由远而近的走来。

  周梦龙睁眼一看,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原来李冰儿此时穿着一件低胸的运动衫,也没戴乳罩,两粒如同葡萄似的鸡头肉,很明显的尖挺在白色运动衫。她下身穿着一件迷你裙,短得几乎要露出三角裤来,把她那一双修长雪白的美腿展露出来。

  她那双修长雪白的美腿,搭配那件黑色迷你裙,真是美得诱人极了。尤其她走过来时,胸前那对丰满结实玉乳,随着她的走动,上下的幌动着,真是迷人极了。

  周梦龙被她那迷人胸部及诱人的美腿,不由自主地把他的那双眼睛,睁得比牛腿还要大,直往李冰儿娇躯瞧着。这位李冰儿走到了周梦龙所躺下的头部对他说∶「梦龙,你睡在木心板硬硬的,怎麽睡得着呢?你到客厅的沙发上去睡吧!沙发软软的此较好觉。」

  周梦龙见李冰儿快要走近他时,不好意思的赶快把视线移开。当他听见李冰儿对他说话,他不免抬眼光看她。周梦龙抬起眼光之时,差一点叫了起来。原来他第一眼看到的是,李冰儿的裙内春光。

  他看到李冰儿穿着一件小小的白色三角裤,一堆黑漆漆的阴毛,印在白色的三角裤上面,更有些比较长的阴毛,跑出三角裤之外。

  周梦龙长得这麽也没见过这样的迷人春色,那双眼睛已被李冰儿的裙内春光迷住了。李冰儿见到周梦龙那双贼眼直往自己的裙内瞧着,微微的笑骂道∶「哼!小色鬼看什麽!」

  李冰儿说完後,转身进了厕所。周梦龙在目标移走之後,才惊觉过来,不好意思的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去睡他的午觉。

  周梦龙这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自从见到了李冰儿的裙内春光,一直在胡思乱想,乱想得那根大鸡巴也自动的挺举起来。周梦龙那根大鸡巴硬绷绷地,把他的短外裤挺得高高,像是在露营搭帐棚似的。

  周梦龙惊觉到自己那根大鸡巴的丑态,怕被别人看见,一时不好意思的用双手遮盖着。他满脑子的胡思乱想,久久不能入眠,隔了良久才好不容易睡了下去。
  可是他睡着了还是在梦想着李冰儿,他梦着了见到她全身赤裸裸的。梦着了他在摸她那对玉乳,甚至梦着了在插她的小穴。

  他一直在乱梦着,把他那根大鸡巴梦得更加竖挺,更加粗大的跑出了他的短裤外。周梦龙此时那根大鸡巴,已赤裸裸的在短裤外面高举着。

  当李冰儿再度的走出卧房之时,周梦龙已沈沈入睡,他那根大鸡巴愤怒的高举在短裤外面。李冰儿见到周梦龙那根大鸡巴,惊喜若狂此时也许周梦龙正梦得起劲的关系,那根大鸡巴似铁棒般的矗立着,并且还在一抖一抖着。周梦龙的大鸡巴在一抖一抖着,李冰儿的心房也跟一跳一跳地。

            五百四十三冰儿的春天一

  李冰儿心房在跳,带动了周身神经起振奋,振奋的小穴起了骚痒,忍不住的流出了淫水。李冰儿看了小伙子那根大鸡巴,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心动,有如丈母娘看女婿似的,真想伸出玉手去抚摸那根可爱的大鸡巴。

  这时李冰儿将伸出去准备抚摸小伙子那根可爱地大鸡巴的玉手,又缩了回去,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露出了坏坏的笑容。周梦龙一觉醒来,看到客厅的挂钟已是三点了。他心里叫着糟糕,怎麽会睡得这麽迟,着急的赶快跑去工作。
  李冰儿在卧房听到小伙子工作的声音,走出了卧房对着周梦龙嗲声的说∶「喂!梦龙,你有空吗?」

  周梦龙听到李冰儿的声音,抬头看着李冰儿,看她又是那一身穿着,一颗已平静的心,此刻又起了荡漾,那对牛眼色眯眯的瞧着李冰儿。

  李冰儿看见小伙子那发呆的样子,不禁的微笑问道∶[ 喂!梦龙,我问你有没有空?怎麽不回答我,呆呆的看着我干什麽,是不是我身上多长出一块肉?「
  这时周梦龙才惊觉起来,一时被李冰儿说得不好意思的满脸通红,伊伊唔唔地答道∶「哦┅┅冰儿┅┅我有空┅┅不知┅你┅要┅我┅┅作什麽┅┅事情┅┅」李冰儿笑着对周梦龙说∶「嘻!嘻!我想在卧室里,挂一幅风景画,一个人怕摔倒,想请你帮我扶一下梯子可以吗?」

  周梦龙连忙答道∶「哦!可以!可以!我现在去拿梯子到她的卧室去。」
  李冰儿叫周梦龙把梯子靠在床头旁边的墙壁。她拿着一幅小风景画,准备爬上梯子,把风景高挂在墙上。周梦龙怕她是个女人,爬梯子此较危险,好意的对她说∶「冰儿,让我帮你挂吧!」

  李冰儿对着周梦龙微笑说∶「谢谢你的好意,还是我自己挂比较好,因为你不如我要挂在什麽地方。」

  周梦龙一听也对,他就扶好梯子,准备让李冰儿爬上去。

  李冰儿不安心的对周梦龙说∶「喂!梦龙,扶好梯子,我要爬上去了。」
  她说完之後,就扶着梯子一扭一扭的爬上去。李冰儿爬到了周梦龙的头上之时,周梦龙又想到李冰儿的裙内春光,忍不住地偷偷的抬头一看。

  他这一看,把他看得魂飞九宵之外,周身神经如同触电似的起了颤抖,让他从未有过的紧张与刺激的感觉。原来此刻的李冰儿,迷你裙里面那件小三角裤,不如何时脱掉,把她整个黑森森的小穴,赤裸裸的呈现在周梦龙的眼前。

  难怪此时的周梦龙,看到那黑森森的小穴,一时间周身的血液不断的加速扩张,小腹之下的丹田,一股热气不停地向全身延蔓。他的整个身体渐渐地发烫起来,而且那根大鸡巴也不听使唤的愤怒地高举起来。

  这时的李冰儿转过头来,看到周梦龙如醉如痴的紧盯着她的小穴。她故意的将右腿再往上跨了一步,让她的双腿张得大大的,把她的小穴一览无遗的尽入周梦龙的眼里。

  周梦龙此时已将小穴看得一清二楚,只见李冰儿的小腹之下长满了黑漆漆的阴毛,蔓延着两腿之间的小穴,一直延伸到屁股。他又看到两腿之间的阴毛,有一条红通通的阴沟,在阴沟的上方有一粒微红的肉瘤。他在阴沟的中间,看到了两片暗红色如同鸡冠似的肉片,在那两片鸡冠肉的中间又有一个小洞。

  现在这个李冰儿的小穴,赤裸裸的与他面对面。他,正是血气方刚之时,那能受到这样的刺激,他整个人已是兴奋到了极点。

  周梦龙冲动得真想上去抱下李冰儿,好好玩她一下。他想是在想,可是没有这个胆去行动,不知如何是好。此刻李冰儿已将风景画挂好,慢慢的走下梯子。她走到快到地下之时,突然「啊┅┅呀!」

  的叫了一声。

  原来她没踏好梯楷摔了下来,周梦龙紧张得赶快把她抱住,李冰儿顺势的倒在周梦龙的身上。周梦龙抱着李冰儿,被李冰儿倒下来的力量,推倒在梯子旁边的床上。两人倒在床上,周梦龙巳被异性肌肤刺激得紧紧抱着李冰儿。此时的李冰儿主动的送上了香唇,与周梦龙嘴对嘴的热吻走来。

  周梦龙见到李冰儿主动的与他热吻,等於是在鼓励着他,他也跟着大胆的在李冰儿身上放肆的抚摸起来。他把手伸进了李冰儿的上衣里面,抚摸起李冰儿那对丰满如同文旦般的玉乳,感到很柔嫩舒适,非常的手感。

  他是越摸越来劲,大力的揉摸着,把一对软软的玉乳,揉摸得慢慢的坚挺起来。周梦龙摸起性趣来,用手指头在那对如同葡萄般的乳头,由轻而重的慢慢捏揉着。李冰儿被捏得如同生病般的「嗯」、「哼」、「嗯」、「哼」、「哦」、「哦」、「哎」、「哎」的呻吟起来。

  周梦龙触摸那对粉乳,那种异性肌肤抚摸的畅感,如同电触般的周身起了阵阵的舒畅,舒畅的他无限的兴奋。他的手也慢慢的往下摸去,已经把手由李冰儿的迷你裸下伸了进去。

  周梦龙伸进了李冰儿的迷你裙,就触摸到一堆杂草丛生的阴毛,在两腿之间摸到一条湿淋淋的阴沟,在阴沟上方有一粒如同肉瘤似的阴核,而且还触摸到了阴沟的中间有个小洞,洞里是湿湿的、暖暖的。每当周梦龙用手指在那肉瘤以的阴核磨了一下,李冰儿的娇躯就颤抖一下,有时用手指往中间的桃源花洞插了进去,插到最里面碰了一颗肉粒,李冰儿整个人如同触电般,一直发抖着。

  周梦龙觉得他用手指在李冰儿的小穴磨着、插着,李冰儿好像这样感到很舒畅的样子,他也感到无此兴奋。就这样,他一直用手指在李冰儿的小穴磨着、插着。渐渐的感到李冰儿小穴不断的流出淫水。

  李冰儿被周梦龙磨插得娇躯不停的扭动。周身不断的颤抖着,娇口中也断断续续的痛苦呻吟着∶「哦┅┅嗯┅┅哼┅┅哎┅┅我┅┅我好痒┅┅唔┅┅好难过┅┅嗯┅┅哦┅┅哎┅┅唷┅┅痒死了┅┅哎┅┅呀┅┅受不了┅┅嗯┅┅哼┅┅」李冰儿大概真的骚痒难耐,她主动的去为周梦龙脱了衣服,一件件地把他的衣服脱掉。当李冰儿将周梦龙衣服脱得赤裸裸之时,自己也迫不待急的,将她的上衣及迷你裙脱掉,把她自己也脱得赤裸裸的。

  李冰儿把两人脱得赤裸裸之後,好像非常骚痒似的,伸手祈往周梦龙的大鸡巴捉去。她提起大鸡巴,用那颗如同鸡蛋似的大龟头,往自己的小穴阴核上下磨着,磨得阴水发出「吱」「吱」的响声,她口中也发出畅快的淫叫声∶「哎┅┅哎唷┅┅真好┅┅哇┅┅真爽┅┅哎┅┅哎呀┅┅好麻┅┅哦┅┅喂┅┅好酸┅┅哎┅┅唷┅┅喂┅┅呀┅┅美┅┅┅美死了┅┅喔┅┅唔┅┅麻死人了┅┅哎┅┅哟┅┅哎┅┅哟┅┅酸死了┅┅哎┅┅呀┅┅不行┅┅哦┅┅这样还是┅┅哎┅┅唷┅┅再痒┅┅痒死了┅┅哦┅┅哦┅┅」李冰儿好像被周梦龙的大龟头磨得很骚痒,骚痒得非常难受,自己又主动的翻过娇驱,把周梦龙压在身下,她两腿跨上了周梦龙的大鸡巴之上。李冰儿左手握着大鸡巴,右手扒开了自己的桃源花洞,将周梦龙的大龟头,对准了自己的小穴洞囗,然後慢慢的坐了下去。
  由於她的小穴已泛滥成灾,一颗如同鸡蛋般的大龟头,已被她的小穴整个吞了进去。一颗大龟头进入她的小穴使她感到从未有的涨满感觉,忍不住的哼着∶「哦┅┅好┅┅好美┅┅好┅┅好大的┅┅龟头┅┅插得人┅┅人家┅┅好涨┅┅嗯┅┅哼┅┅好┅┅好┅┅」她娇口中连连喊好,娇躯更是缓缓的往下坐去。周梦龙一颗大龟头,已顶到小穴里穴心。那颗大龟头将整个穴心,完完全全的顶住,顶得李冰儿起了阵阵的颤抖,趐麻难忍的叫着∶「哎┅┅唷┅┅小鬼┅┅你的┅┅大龟头┅┅哎┅┅呀┅┅实在太┅┅太好了┅┅太大了┅┅喔┅┅喂┅┅把人家的┅┅穴心┅┅┅整个顶住了┅┅顶得人家┅┅好┅┅爽┅┅哎┅┅唷┅┅喂┅┅┅呀┅┅大龟头┅┅哥哥┅┅人家┅┅好快活┅┅哎┅┅哟┅┅┅好舒服┅┅哦┅┅喂┅┅」李冰儿被大龟头顶得畅叫着,舒服得把自己的屁股也大力的一上一下套动起来,把自己套动得咬牙切齿的淫叫着∶「哎┅┅呀┅┅大龟头┅┅哥哥┅┅我的┅┅爷爷┅┅顶得┅┅┅人家┅┅好麻┅┅好酸┅┅好趐┅┅哦┅┅哦┅┅哎┅┅哎唷┅┅好美┅┅美死人了┅┅喔┅┅唔┅┅」周梦龙,被李冰儿这般的淫叫,那样的淫态,周身神经起了无限的振奋,把他的那根大鸡巴振奋得更加粗大起来。正在努力套动的李冰儿,也感到他的大鸡巴,更加的粗大,把她的小穴涨得更美满,把她的穴心顶得更趐更麻。此时她更舒服的、更加大力的套动起来,更加猛力的摇动屁股。她这样大力的套动,这样大力的摇动,把她整个身心像是没有魂似的飞了起来,大声的淫叫着∶「哎┅┅唷┅┅哥┅┅我的┅┅好哥哥┅┅喔┅┅喂┅┅哎┅┅呀┅┅我的爷爷┅┅你顶死┅┅人家了┅┅顶死┅┅人家的┅┅┅穴心了┅┅嗯┅┅哼┅┅哦┅┅喂┅┅」「哎┅┅呀┅┅怎麽┅┅这麽美┅┅喔┅┅哦┅┅我的┅┅亲哥哥┅┅哎唷┅┅喂┅┅呀┅┅好爽┅┅爽死人了┅┅人家┅┅好美┅┅美死了┅┅快活死了┅┅哦┅┅哦┅┅快了┅┅人家┅┅快不行了┅┅哎┅┅唷┅┅喂┅┅呀┅┅」周梦龙的大鸡巴硬起来就像铁棒似,难怪李冰儿会被铁棒般的大鸡巴插得淫淫乱叫∶「哎┅┅唷┅┅我的哥┅┅情哥哥┅┅好哥哥┅┅亲爸爸┅┅哎┅┅唷┅┅喂┅┅呀┅┅我的┅┅大鸡巴┅┅哥哥┅┅妹妹┅┅┅快不行┅┅哎┅┅哟┅┅快了┅┅哎┅┅呀┅┅快了┅┅哦┅┅喂┅┅妹妹┅┅快死给┅┅大鸡巴┅┅哥哥┅┅哎┅┅唷┅┅喂┅┅呀┅┅哦┅┅哦┅┅」「哎┅┅呀┅┅人家┅┅嗯┅┅真的┅┅爽死了┅┅哼┅┅爽得快死了┅┅哎┅┅唷┅┅喂┅┅呀┅┅大鸡巴┅┅爷爷┅┅妹┅┅就死给┅┅大鸡巴┅┅哥哥吧┅┅哎┅┅唷┅┅喂┅┅呀┅┅妹妹┅┅死了┅┅喔┅┅喂┅┅丢了┅┅哎┅┅呀┅┅丢死人了┅┅哦┅┅哦┅┅周梦龙此时感到有一股阴精往自己的大龟头喷射着,射得整个小穴里湿淋淋的,而且那阵阴精延着桃源花洞流下,流得他的大鸡巴整个沾满着李冰儿的淫水及阴精。此时的李冰儿出了阴精,已无力的趴在周梦龙的身上。

  正被李冰儿套动得舒畅无比的周梦龙,见李冰儿不动的趴在他的身上,他那根涨满难过的大鸡巴还直挺挺的插在李冰儿的小穴里。於是周梦龙慢慢地把李冰儿翻转过身来,又开始慢慢地抽动他的大鸡巴,缓缓地一进一出的抽插着小穴。
            五百四十四冰儿的春天二

  李冰儿此刻只是有气无力,但周梦龙的大鸡巴,在她的小穴里慢慢的一进一出的抽插,她还是感觉得到的。尤其周梦龙的大龟头,每当紧紧地顶住她的穴心之时,使她觉得周身神经趐趐麻麻畅快之感。

  周梦龙就这样一进一出的抽插了大约有一会儿,渐渐地把李冰儿抽出味来。周身已是缓缓的发热,她的小穴里是一阵又一阵的又趐、又麻、又骚、又痒、又酸,这种五味俱全的滋味,又引起她的骚痒难耐的呻吟起来∶「嗯┅┅乖┅┅哼┅┅哥┅┅喔┅┅我的┅┅情哥哥┅┅哎┅┅唷┅┅大鸡巴┅┅把人家插┅┅插得┅┅又痒┅┅又趐┅┅哎哟┅┅又麻麻的┅┅哎┅┅唷┅┅人家┅┅又要了┅┅哎┅┅呀┅┅我要丢了┅┅哦┅┅喂┅┅大鸡巴┅┅哥哥┅┅快大力插吧┅┅嗯┅┅哼┅┅把妹妹┅┅插死算了┅┅哎┅┅呀┅┅妹妹┅┅愿意┅┅给大鸡巴┅┅哥哥┅┅插死┅┅求求你┅┅用力的┅┅插死┅┅妹妹吧┅┅喔┅┅喔┅┅」周梦龙听到李冰儿淫荡的言语,引起他无限的干劲,那有女人想要男人插死她,你既然想插死,那我就成全你吧。於是周梦龙此时像是拚命三郎似的,埋头苦干实干起来。

  他把大龟头提到小穴洞囗,再狠狠的大力了进去,大危头是又紧又大力的去碰撞小穴中的花心。周梦龙这般拚命的插法,像是真的要插死李冰儿似的,把李冰儿插得像是临死之前的痛苦哀叫着∶「哎┅┅呀┅┅死鬼┅┅小鬼头┅┅哦┅┅不┅┅不不┅┅我的┅┅好哥哥┅┅亲爸爸┅┅大鸡巴┅┅爷爷┅┅哎┅┅唷┅┅喂┅┅呀┅┅哥┅┅哥哥┅┅你真的┅┅想插死┅┅妹妹┅┅哎┅┅呀┅┅大鸡巴┅┅哥哥┅┅你这样插┅┅会把妹妹┅┅插死了┅┅哎┅┅唷┅┅喂┅┅呀┅┅我的┅┅爷爷┅┅哎┅┅喂┅┅干死我了┅┅哎┅┅呀┅┅我的哥┅┅我的爷┅┅哦┅┅」「哎┅┅唷┅┅大鸡巴┅┅哥哥┅┅你真能干┅┅哎唷┅┅喂┅┅嗯嗯┅┅哼┅┅把人家干得┅┅美┅┅哦┅┅美爽爽┅┅妹妹┅┅┅就让你的┅┅大鸡巴┅┅插死算了┅┅哎┅┅唷┅┅喂┅┅呀┅┅哥哥┅┅好哥哥┅┅亲哥哥┅┅哦┅┅喂┅┅你真会干┅┅哎┅┅唷┅┅喔┅┅」周梦龙被李冰儿淫言淫态刺激得,一股出精的念头浮出脑海,忍不住的畅喊着∶「哦┅┅我的┅┅好妹妹┅┅好爽快┅┅好快活┅┅我的┅┅亲妹妹┅┅嗯┅┅我┅┅快丢了┅┅快了┅┅你┅┅再大力挺吧┅┅┅再大力扭吧┅┅把我挺死算了┅┅把我扭死算了┅┅哦┅┅」李冰儿是个过来人,知道周梦龙正在吃紧的时候。於是她努力的往上挺着屁股,大力的扭动着屁股,尽量的配合着周梦龙,来个双双出精,去享受那至高无上的乐趣。

  「哎┅┅唷┅┅亲哥哥┅┅妹妹┅┅也快了┅┅哎┅┅哟┅┅等等我┅┅哎┅┅呀┅┅我们一起┅┅死吧┅┅哎┅┅唷┅┅喂┅┅呀┅┅妹妹┅┅快了┅┅哦┅┅不行呀┅┅哎┅┅呀┅┅┅妹妹┅┅丢了┅┅死了┅┅哎┅┅唷┅┅丢死人了┅┅把妹妹┅┅丢得好爽哦┅┅哎┅┅喂┅┅哦┅┅呀┅┅」一股强劲的阴精直射着周梦龙的大龟头。本来就要出精的周梦龙,被李冰儿的阴精猛烈的喷射,把他的大龟头射得趐趐麻麻的,一时畅快的背髓一凉,精关一松,也把一股强劲有力如同爱玉般的处男阳精,猛力的冲击在李冰儿的穴心。

  一股强劲有力如同爱玉般细小软块的阳精,把她的穴心,刺射得整人趐趐麻麻的畅快地昏死过去了。那股出了阳精畅快的滋味,也使他飘飘然然的紧抱着李冰儿,享受那股出阳精的舒爽滋味,渐渐地陪着李冰儿双双的进入了梦乡。
  一觉醒来,周梦龙看到李冰儿还在睡着,恶做剧心起之下,周梦龙触摸到李冰儿胸前那对玉乳,感觉得又丰满又结实又坚挺,真是好摸极了。他摸得像触电般的畅快起来,周身舒畅得连他那根大鸡巴,也被刺激得愤愤的矗立着,把他的裤裆挺得高高的。

  李冰儿也被周梦龙摸触得起一阵快感的颤抖,整个人不好意思地满脸通红的低下头去。谁知她一低下头去,正好看到周梦龙那高挺的裤裆,心中顿时起了无限的春心荡漾。

  周梦龙本来是用手背去摸触李冰儿的玉乳,他见李冰儿并没有生气,好像很喜欢他这样的碰触,於是他更加大胆的用手去抚摸起李冰儿的玉乳。

  李冰儿此时在家中并没有戴乳罩,周梦龙用手一摸就摸到如同柑大小似的玉乳。虽然隔着一件上衣,但是摸起来还可以感觉到手感好极了。由於李冰儿并没有生育过,周梦龙抚摸着感到非常柔嫩,圆圆的结实又坚挺。尤其是那一粒像红豆般的乳头,圆圆的挺立着,非常的可爱。

  周梦龙抚摸着李冰儿的玉乳,是越摸越舒服,越摸越大力,并且左揉右摸上磨下撩的玩弄着李冰儿的玉乳。李冰儿此时也被周梦龙摸得畅快地紧闭双眼,在享受那份快感。渐渐地,她已被抚摸得周身骚痒起来,不由自主的伸出玉手,去抚摸起周梦龙那根大鸡巴。

  李冰儿摸到周梦龙那根大鸡巴,娇囗中忍不住的「哼」了一声。原来周梦龙那根鸡巴,比她的丈夫鸡巴,大得太多了,难怪她会忍不住的「哼」了一声。
  周梦龙一触到李冰儿那身柔嫩赤裸裸的娇躯,周身的神经不停的在澎涨扩张着,忍不住的抱着李冰儿赤裸裸的娇躯,猛烈的亲吻起来。他由李冰儿的樱桃小嘴先吻着,右手也不停的在李冰儿的玉乳上抚摸着,并不时用手指头去捏那像红豆般的乳头。

  周梦龙越吻越来劲,由李冰儿的小嘴,脸颊,耳朵,一直往下吻去。经过了李冰儿的粉颈、双肩、再吻着胸前,慢慢的往下吻起李冰儿的那对柑般,圆圆结实竖挺的玉乳。

  周梦龙右手环抱着李冰儿的粉颈,左手一直揉摸着李冰儿的玉乳。李冰儿那对玉乳,实在美得没话说,不但柔嫩雪白,而且不大不小,又结实又坚挺,尤其是那粒如红豆般的乳头,小小圆圆的附在玉乳之上。李冰儿那对美乳,就如雕刻家所雕刻之下的处女美乳那麽美。

  李冰儿那对美乳,让周梦龙像是揉摸处女的玉乳般地畅快,使周梦龙揉摸得舒爽异常,简直是越摸越好,越越爽,爽得他是越摸越大力,越揉挝来劲。周梦龙揉摸李冰儿玉乳的右手,也随着亲吻着李冰儿的嘴,慢慢地往下抚摸下去,抚摸着那雪白柔嫩的腹部,再往下去抚摸肚脐及小腹。

  他的嘴吻到李冰儿的玉乳之时,他的右手也摸到了李冰儿双腿之间的小穴。他在那一堆呈三角形状,细细柔软的阴毛上,不停地上上下下抚摸着。他不时地用手指延着那条早以泛滥成灾的阴沟,上下不停地的去磨着小穴上的阴核,偶而的去插着桃源花洞。

  他这样的亲吻,这般的抚摸与磨插,把本来不好意思装着睡觉的李冰儿,周身起了一阵又一阵的颤抖,全身也微微地跟着扭动起来,小穴里不断地流出湿湿的淫水,小嘴也忍不住的小声呻吟起来∶「嗯┅┅哼┅┅小鬼┅┅你┅┅哦┅┅真大胆┅┅嗯┅┅小色鬼┅┅你┅┅吻得┅┅人家┅┅好骚┅┅喔┅┅喂┅┅色狼┅┅你摸得┅┅我好痒┅┅哎┅┅哟┅┅死色鬼┅┅不要脸┅┅嗯┅┅哼┅┅你乱摸┅┅乱吻┅┅人家┅┅哦┅┅哦┅┅好骚┅┅┅好痒┅┅哎┅┅呀┅┅死人┅┅痒死人┅┅喂┅┅喂┅┅痒死人了┅┅嗯┅┅哼┅┅」周梦龙被李冰儿那断断续续娇声淫荡的呻吟,刺激得周身趐麻畅快,一把巨大的欲火把他燃烧得整根大鸡巴,红通通的又大又粗,一抖一抖的挺立着,抖得他十分难过。於是周梦龙忍不住的纵马上身,准备去抽插李冰儿的小穴。

  当他准备去插李冰儿小穴,他的巨大龟头抵触着李冰儿小穴阴核之时,忽然李冰儿全身抖了一下,娇囗也哼着∶「哎┅┅哎呀┅┅小鬼┅┅色鬼┅┅你不要脸┅┅哦┅┅死小鬼┅┅你去死┅┅嗯┅┅哼┅┅你的┅┅坏东西┅┅呢┅┅喔┅┅┅怎麽会┅┅这麽坏┅┅把我顶得┅┅麻了一下┅┅死小鬼┅┅坏东西┅┅嗯┅┅哦┅┅你不是┅┅好东西┅┅哼┅┅」周梦龙见李冰儿还没有插到她的小穴,她就这样的淫荡,还骂他坏东西。於是周梦龙强忍心中那把火热的欲火,故意用大龟头去顶着磨擦着李冰儿的小穴阴核。

  他用大龟头去磨擦去顶起李冰儿的小穴阴核,已把李冰儿磨得起了一阵阵的颤抖,全身不停的扭动。尤其是她的屁股,不停地往上挺,不断地左右旋转,去配合着周梦龙大龟头的磨顶着,她的小穴阴核。

  周梦龙的磨顶,李冰儿配合着挺高与旋转,就这样小穴中不断的流出大量淫水,流湿了李冰儿屁股底下床褥湿淋淋一大片。李冰儿被磨得难忍地淫声呻吟出来∶「哎┅┅唷┅┅色鬼┅┅哦┅┅小色狼┅┅不要┅┅再磨了┅┅嗯┅┅磨死我了┅┅哎┅┅哟┅┅死小鬼┅┅磨得┅┅人家┅┅┅好痒┅┅哎┅┅唷┅┅喂┅┅呀┅┅痒死人了┅┅」「哎┅┅呀┅┅坏东西┅┅哦┅┅小鬼┅┅哎┅┅哟┅┅死东西┅┅喔┅┅不要了┅┅嗯┅┅不要再磨了┅┅哎┅┅唷┅┅喂┅┅呀┅┅人家┅┅要嘛┅┅人家┅┅好痒┅┅好痒哦┅┅哎┅┅呀┅┅我要┅┅要嘛┅┅嗯┅┅哼┅┅痒死人了┅┅快嘛┅┅我要┅┅我要┅┅哦┅┅」周梦龙把李冰儿整得、得意的问道∶「我的好妹妹呀!你要什麽呢!」

  「哎┅┅呀┅┅不来了┅┅死小鬼┅┅哦┅┅你最坏了┅┅坏东西┅┅羞死人了┅┅你知道的┅┅死色鬼┅┅你故意┅┅在羞人┅┅┅哦┅┅人家┅┅要嘛┅┅快嘛┅┅」「嘿!嘿!你不说出来,我怎麽知道呢?」

  「哎┅┅呀┅┅死小鬼┅┅羞死人了┅┅坏东西┅┅不要再羞我了┅┅人家┅┅痒死了┅┅哎┅┅唷┅┅哏┅┅呀┅┅快嘛┅┅求求你┅┅快嘛┅┅哎┅┅呀┅┅痒┅┅痒死了┅┅」「你说呀!你要什麽嘛?」

  「哎┅┅喂┅┅小色鬼┅┅你坏死了┅┅你明知故问┅┅喔┅┅哦┅┅好嘛┅┅我说┅┅哎┅┅唷┅┅人家┅┅要你的┅┅坏东西┅┅插我的┅┅小穴┅┅哎┅┅呀┅┅羞死人了┅┅死小鬼┅┅┅坏小鬼┅┅坏东西┅┅你最坏了┅┅故意在羞┅┅人家┅┅哦┅┅呀┅┅死小鬼┅┅不是好东西┅┅」「哼!求我插你的小穴,还骂我,我偏不要插,要叫我哥哥,我才插。」

  「哎┅┅呀┅┅小鬼┅┅哦┅┅最会整人┅┅好嘛┅┅好嘛┅┅我叫┅┅叫┅┅哎┅┅哟┅┅哥┅┅好哥哥┅┅快呀┅┅人家┅┅叫了┅┅快插我吧┅┅哎┅┅唷┅┅喂┅┅呀┅┅求求你┅┅哦┅┅人家┅┅真的痒死了。」

            五百四十五冰儿的春天三

  这时周梦龙才心满意足的提起大鸡巴,往李冰儿的小穴洞里插去,并用力的插了进去。也许周梦龙的大鸡巴太大,用力过猛,或许是李冰儿的小穴太小。周梦龙这大力的一插,把李冰儿插得如杀猪般的痛得叫了起来,双手撑着周梦龙的胸前,满脸痛苦状的冒出冷汗来,并恨恨的对周梦龙说道∶「哎┅┅呀┅┅死色鬼┅┅死小鬼┅┅你想要我的命┅┅坏东西┅┅你真狠┅┅想把我插穿┅┅插死吗?」

  周梦龙这时才知道自己太过於猛浪,用力太猛了,把李冰儿插痛了,并歉意的对李冰儿说∶「哦!好妹妹┅┅对不起,我太冲动了,才这样插痛你,你不是结过婚吗?怎麽插起来,还会痛呢?」

  李冰儿怨叹的说∶「哎┅┅我那死鬼的鸡巴像小孩子,每次插起小穴,都不能满足我,害我每晚骚痒难过死了,如果他有你鸡巴这麽大,我今天也不会与你插穴,我并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实在是太需要发泄性欲,所以一个女人嫁一个性无能的男人,简直比死还痛苦,就像我一样。」

  周梦龙听她如此一说,心中无限怜惜她,发誓着要好好的插她,让她痛快的发泄一下。於是他伏下脸去吻起她的小嘴、脸颊、粉颈、及那对美乳,同时他那根大鸡巴也缓缓地一分一寸的抽动着。

  不久,李冰儿又被周梦龙玩出性趣,心中的欲火又被点燃,刚才那份痛苦已完全消除,反而觉得渐渐地骚痒起来。李冰儿已微微的在扭动着屁股,去迎接着周梦龙的大鸡巴。

  周梦龙那巨大的龟头缓缓地在李冰儿的穴心,轻轻地碰撞一下,使她产生了从未尝过的轻微趐麻酸痒的感觉。慢慢地这份畅快的感觉,已不能满足她。她像是要大龟头大力的去碰撞她的穴心才会觉得过瘾。於是她已由缓缓地扭动屁股,变成大力的扭动,猛力的摆动屁股。可是她这样大力扭动,猛力摆动屁股,还是觉得不过瘾,好像要周梦龙在大力的用大龟头去碰撞她的穴心,才能过足了瘾,她此时已忍不住的哀求着周梦龙呻吟的叫着∶「哎┅┅唷┅┅死小鬼┅┅坏东西┅┅哦┅┅不┅┅我的┅┅好哥哥┅┅伟大的┅┅好东西┅┅哎┅┅哟┅┅妹妹┅┅现在已经┅┅不痛了┅┅反而被你的┅┅大鸡巴┅┅哎┅┅喂┅┅哦┅┅插得┅┅骚痒┅┅难受┅┅亲哥哥┅┅亲爸爸┅┅求求你┅┅大力的插吧┅┅大力的插┅┅妹妹┅┅才会过瘾┅┅哎┅┅唷┅┅喂┅┅┅呀┅┅大鸡巴┅┅爷爷┅┅插吧┅┅大力插吧┅┅哦┅┅呀┅┅妹妹┅┅不痛了┅┅随便亲丈夫插吧┅┅喔┅┅喔┅┅」周梦龙听了李冰儿的淫言,已知她正是需要狠插的时候,他捉起干劲上提下落的努力抽插起来,连连大力抽插七、八十下,把李冰儿插得淫声淫叫着∶「哎┅┅呀┅┅哥呀┅┅好哥哥┅┅对了┅┅对了┅┅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哎┅┅唷┅┅喂┅┅呀┅┅大鸡巴┅┅哥哥┅┅你真伟大┅┅妹妹┅┅服了你┅┅哎┅┅喂┅┅哎┅┅哟┅┅妹妹┅┅从来没有┅┅这样爽快┅┅这样美过┅┅哎┅┅呀┅┅哥哥呀┅┅妹┅┅真的┅┅好舒服┅┅哦┅┅」周梦龙看平常文文静静的李冰儿,插起小穴来,会是这样的淫荡迷人,把他的周身神经,刺激得非常舒畅,他那根大鸡巴也随着暴涨起来。

  可怜的李冰儿,一向吃惯小鸡巴的她,这次突然叫她吃这麽大的鸡巴,此刻已好像有点招架不住了,对着周梦龙淫言的哀叫着∶「哎┅┅呀┅┅哥呀┅┅亲丈夫┅┅哎┅┅哟┅┅你的┅┅大龟头┅┅实在太大了┅┅把妹妹的┅┅穴心┅┅顶撞得┅┅太爽了┅┅哎┅┅唷┅┅喂┅┅呀┅┅妹妹┅┅快不行了┅┅快忍不住┅┅哎┅┅哟┅┅哎┅┅喂┅┅快了┅┅妹妹┅┅快要向┅┅大鸡巴┅┅哥哥┅┅投降了┅┅喔┅┅哦┅┅」周梦龙知道李冰儿已要进入高潮的时候,此刻是不能松懈下来,应该要加倍努力抽插,才能把李冰儿带入高潮。於是周梦龙比刚才更加努力的拚命地抽插着小穴,把李冰儿插得双眼泛白,咬牙切齿的淫叫着∶「哎┅┅哎呀┅┅我的爷爷┅┅我的┅┅好丈夫┅┅哎┅┅哟┅┅喂┅┅呀┅┅你想┅┅插死我┅┅你快把┅┅妹妹┅┅插死了┅┅哎┅┅呀┅┅妹妹┅┅这一次┅┅真的┅┅不行了┅┅哎┅┅喂┅┅哼┅┅嗯┅┅妹妹┅┅快了┅┅快忍不住了┅┅哎┅┅呀┅┅妹妹┅┅真的┅┅会死给你┅┅喂┅┅喔┅┅呀┅┅妹妹┅┅丢了┅┅丢了┅┅真的┅┅丢了┅┅哎┅┅唷┅┅喂┅┅呀┅┅怎麽会┅┅丢得这麽爽┅┅丢得爽死了┅┅哦┅┅」李冰儿大概真的从未被插得如此痛快的丢过,她的阴精是一阵又一阵的猛丢着,丢得周身畅快的颤抖着。周梦龙感到一股又一股,又多又烫的阴精强力的喷在他的大龟头上,他不想这麽快的丢精,他还想好好的玩一下李冰儿的美妙小穴。於是他停止抽插小穴,用大龟头紧紧地顶死在李冰儿的穴心上,并缓缓的转动着,去磨着穴心。他把大龟头这样的磨法,不但可以使李冰儿尽兴的丢了阴精,自己也可以藉此机会,好好的休息,养精蓄锐的准备下一战。

  李冰儿正在舒畅的出阴精,又被周梦龙的大龟头顶磨着穴心,把她顶磨得穴心大开大量的喷出阴精,喷得整个人爽歪歪的瘫痪在床上。周梦龙也趁此机会,把他那根大鸡巴硬挺在李冰儿的小穴中,他的人也抱着柔嫩雪白的娇躯,趴在她的身上休息。

  良久之後,周梦龙见李冰儿微微的蠕动,知道她已恢复过来。周梦龙又开始缓缓地抽动他的大鸡巴,慢慢地一进一出的抽插着李冰儿的小穴,并且趴着头去吮吸着李冰儿的乳头,有时还用他的舌尖,去舐吹着她的乳尖周梦龙大鸡巴的缓插,嘴巴的吮吸,又把刚出了阴精的李冰儿,渐渐地引燃起欲火,周身也在慢慢地骚痒着。

  她此时双手又紧紧的抱住周梦龙的背部,双腿把周梦龙的双腿紧紧地挟住,屁股也开始的微微扭动着,娇口也小声的呻吟着∶「喔┅┅喂┅┅坏东西┅┅死小鬼┅┅你┅┅最坏了┅┅哎┅┅唷┅┅又想┅┅哦┅┅插死我┅┅死鬼┅┅哎┅┅呀┅┅不┅┅我的┅┅哦┅┅亲哥哥┅┅哎┅┅呀┅┅大鸡巴┅┅哥哥┅┅的┅┅亲爷爷┅┅唔┅┅唔┅┅」「哎┅┅唷┅┅哥┅┅哥哥呀┅┅喔┅┅想不到┅┅哎┅┅哟┅┅你这麽小┅┅就这麽会插穴┅┅哎┅┅哎呀┅┅插得┅┅人家┅┅好美┅┅哦┅┅快点吧┅┅妹妹┅┅又痒起来了┅┅哎┅┅呀┅┅你大力插吧┅┅插死我吧┅┅喔┅┅喔┅┅」「哎┅┅哟┅┅对了┅┅再大力┅┅对了┅┅就是这样┅┅哎┅┅唷┅┅喂┅┅呀┅┅亲哥哥┅┅好爷爷┅┅爽死了┅┅哎┅┅呀┅┅美死了┅┅哦┅┅」李冰儿不停的淫荡叫着,屁股也跟着不停的挺得高高,不断摆动着,小穴里的淫水也一阵又一阵的流着。周梦龙见到李冰儿那样的淫荡及浪叫,也就越插越起劲,他已由猛插变为狠插,像是要把李冰儿插死,才能满意。可是现在的李冰儿,好像并不怕周梦龙这般的狠插,反而把屁股挺得更高,去迎迅接着大鸡巴的狠插。

  他们俩人这样的狠插,李冰儿已被插得魂儿像在空中飘荡,双手紧紧抓住床褥,周身不停的猛力扭动着,屁股是又挺又转,小腿也在半空中乱踢着,并且又淫荡的叫着∶「哎┅┅唷┅┅好丈夫┅┅亲爷爷┅┅啊┅┅呀┅┅亲哥哥┅┅插死┅┅妹妹了┅┅大鸡巴┅┅哥哥┅┅哎┅┅唷┅┅喂┅┅呀┅┅美┅┅喔喔┅┅美死了┅┅哎┅┅呀┅┅爽呀┅┅爽死人了┅┅妹妹┅┅爱死┅┅大鸡巴┅┅哥哥┅┅哦┅┅」「哎┅┅喔┅┅亲爷爷┅┅我的┅┅好爸爸┅┅你快插死我了┅┅哎┅┅呀┅┅妹妹┅┅快了┅┅快死给┅┅大鸡巴┅┅哥哥┅┅喔┅┅喂┅┅快了┅┅好哥哥┅┅哎┅┅唷┅┅跟我一起死吧┅┅亲哥哥┅┅哎┅┅呀┅┅快┅┅快跟我┅┅一起死┅┅妹妹┅┅受不了┅┅快点┅┅喔┅┅喔┅┅」此时的周梦龙已被李冰儿迷人的淫荡叫声,及那屁股的猛力扭转,整个人也刺激得舒畅不已,他忍不住的喊了起来∶「哦┅┅好┅┅好妹妹┅┅喔┅┅我的┅┅亲妹妹┅┅唉┅┅呀┅┅你扭得┅┅我好畅快┅┅呢┅┅我也快了┅┅好妹妹┅┅等等我┅┅一起丢吧┅┅等我┅┅一起死在小穴吧┅┅哎┅┅」周梦龙此刻是舒服得狠插猛抽,李冰儿是猛挺猛扭,俩人配合得天衣无缝,都舒畅到了极点。李冰儿更是爽得汪汪乱叫∶「哎┅┅呀┅┅我的哥┅┅我的爸┅┅哎┅┅唷┅┅我的爷┅┅哦┅┅妹妹┅┅服了你了┅┅哎┅┅唷┅┅喂┅┅呀┅┅插死人了┅┅哦┅┅妹妹┅┅真的┅┅爱死你了┅┅喔喔┅┅呀┅┅妹妹┅┅快被┅┅大鸡巴┅┅哥哥┅┅插死了┅┅哎┅┅哟┅┅呀┅┅死就死吧┅┅哎┅┅唷┅┅喂┅┅呀┅┅插死我吧┅┅哦┅┅妹妹┅┅已不怕死了┅┅插吧┅┅哦┅┅」「哎┅┅喂┅┅天呀┅┅快了┅┅人家┅┅快了┅┅唉┅┅唷┅┅喂┅┅呀┅┅妹妹┅┅快不行了┅┅喔┅┅喂┅┅人家┅┅┅快出来了┅┅哎┅┅哟┅┅哎┅┅哟┅┅妹妹┅┅我┅┅又┅┅丢了┅┅哎┅┅呀┅┅丢了┅┅又┅┅死了┅┅哎┅┅呦┅┅喂┅┅呀┅┅丢死了┅┅哦┅┅」又是一股阴精直冲着周梦龙的大龟头,把周梦龙射得趐趐麻麻的好不快活,他也跟着阳关一松,喷出了一股强劲的阳精,直喷着李冰儿的穴心,李冰儿被强劲的阳精喷得舒爽的昏死过去。

  在王惠的家里,只有周梦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王惠从她的房间扭着她的水蛇腰,慢慢地扭到沙发来,在周梦龙的身旁坐了下去。周梦龙此时闻到了一种迷人的香味,从王惠的身上散发出来,他不免好奇的看着王惠。

  此时王惠瞪着眼对周梦龙说∶「哼!你看什麽?小色狼!看你小鬼头一个,满脸色眯眯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个什麽好东西。」

  周梦龙被王惠骂得惊奇的问道∶「啊!王惠,我又没有得罪你,何必那麽凶呢!看你一下,就那麽凶,那以後我绝不敢再看你了。」

  王惠恨恨的说∶「你知道吗?我为什麽会对你那麽凶?」

  周梦龙满脸不解的回答说∶「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不说出来,我怎麽知道。」

  王惠哼了一声说∶「看你年纪小小的,居然是一条大色狼,大胆的去勾引付宁宁,等一下我就去告诉阳书记,看阳书记如何的教训你这条大色狼。」

  这下周梦龙可真的吓坏了,想不到与付宁宁的事,会被王惠知道。於是周梦龙急忙的向王惠求饶道∶「啊呀!好王惠,求求你,作作好人,饶了我这一次,我以後不敢了,请不要跟紫烟说,你这份恩情,我向报答你的。」

  王惠得意的微微笑说∶「想不到你胆子这麽小,随便说你一下,你就吓着了,好吧!我不跟阳书记说,你要怎麽报答我?」

  周梦龙听到王惠答应他的请求,放心的说道∶「只要你叫我做什麽,我会帮你做。」

  王惠微笑着说∶现在我也想不起来,有什麽事要你做「

            五百四十六王惠怀春一

  周梦龙这时才展开笑容,说∶「行,你想起来了跟我说就行了!」

  王惠此时才满意的站了起来,又扭着她的水蛇腰走回她的房间。周梦龙溜进了王惠的房间,只见房间灯光昏暗,王惠早已躺在床上等待他的来临。周梦龙走近了床前,对着王惠说道∶「王惠,想起来了没有,不知道你有什麽事,要我去做?」

  王惠此刻眉角含春的说∶「小色狼你先别急,我要你进去付宁宁的房间,都做些什麽事情,快老老实实的告诉我。」

  周梦龙一时不好意思红着脸,说不出口的伊伊唔唔地说∶「这个┅┅我┅┅这个┅┅进去┅┅那个┅┅与付宁宁┅┅这个┅┅我┅┅与付宁宁┅┅那个┅┅这个┅┅这个┅┅」王惠见周梦龙说不出囗,笑着说∶「小色狼,什麽是这个,那个的,你在说些什麽?你不好意思说是不是,那不要说了,用表演的给我看。」
  周梦龙不禁的一呆说∶「王惠,我一个人叫我怎麽去表演。」

  「哦!你一个人不能表演,那你就把我当作付宁宁,表演一遍给我看一看。你对付宁宁怎麽做,就对我怎麽做,我不会责备你,不要怕知道吗?」

  周梦龙这时才意会到,原来王惠也跟付宁宁一样欠人插穴。周梦龙欣喜若狂的说∶「王惠!人家付宁宁都脱得光光的,你穿着睡衣叫我怎麽去表演给你看?」
  王惠淫荡的媚笑说∶「哼!你的麻烦真不少,好吧!我就脱光光的让你表演一下,可是你要确确实实的表演给我看,不然我不会饶你的。」

  王惠说完後就躲在棉被里,把她身上的睡衣脱掉,脱得整个人赤裸裸的,才对周梦龙淫荡的说∶「好了,我已脱光光了,小色狼!现在你可以表演了。」
  周梦龙早已对王惠有思泄的念头,想不到今天她自己送上门来,一时兴得那根大鸡巴高举来。周梦龙这时以最快的速度,二,三下的就把全身的衣服脱光,整个人赤裸裸的,他的那根愤怒挺立的大鸡巴,也呈现在王惠的跟前。

  王惠看到周梦龙脱得赤裸裸的,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如同铁棒似的矗立着。她看到那根如铁棒似的大鸡巴,心房就不停地「扑通!扑通!」

  的猛跳着。

  周梦龙脱光了衣服,就钻进了王惠的棉被里,抱着王惠就猛烈的亲吻起来。周梦龙抱着王惠那身高挑美妙的娇躯,真是肉感极了,畅快极了,把他振奋得在王惠身上猛吻,猛抚摸着。

  周梦龙首先对着王惠的小嘴吻了下去,王惠也自动的张开小嘴,并伸出香舌与周梦龙热烈的亲吻着。周梦龙一边吻着,一手去抚摸着王惠那对如同蜜瓜般的大乳。

  王惠的乳虽然大,但是由於没生过小孩的关系,那对大乳还挺饱满结实的挺立着。尤其是那两粒如同葡萄般的乳头,红红圆圆的附在大乳之上,真是美丽极了,肉感极了。

  周梦龙被王惠的热情激起了炽热的欲火,由王惠的小嘴吻到她的豪乳,再由她的豪乳吻到她的小嘴,就这样由上而下,由下而上的反覆吻着。周梦龙的手也由王惠的豪乳慢慢地往下抚摸,一直抚摸到王惠那黑森森的茂盛丛林,并在王惠两腿之间的丛林地区,不停地上下揉擦着,不断地抚摸着。周梦龙的中指也不断地在王惠小穴上的阴核揉着、磨着、有时还插进了小穴的洞底,用力的扣起了穴心。周梦龙把王惠扣得周身阵阵的趐麻,阵阵的颤抖,全身不断的扭动,两腿也张得开开的,不停在微抖与扭动。周梦龙已把王惠的小穴玩弄得流出一阵又一阵的淫水,玩得小穴骚痒起来,周身也随着骚痒,骚痒得她忍不住的轻声呻吟着∶「嗯嗯┅┅哼┅┅哦┅┅小色狼┅┅色鬼┅┅哼┅┅你┅┅你小年纪┅┅就这样会玩┅┅哎┅┅哟┅┅长大了┅┅还得了┅┅喔┅┅哦┅┅以後┅┅就变成┅┅大色狼┅┅大色鬼┅┅哎┅┅呀┅┅老色狼┅┅老色鬼┅┅喔┅┅喂┅┅」「哎┅┅喂┅┅小色鬼┅┅你┅┅嗯┅┅哼┅┅把我摸得┅┅哼┅┅痒死了┅┅小色狼┅┅喔┅┅我┅┅好痒┅┅小色鬼┅坏色鬼┅┅坏死了┅┅哦┅┅」周梦龙被王惠淫荡的娇叫声,激起了周身神经的振奋,不停的猛吻着,不断的去猛扣着穴心,去猛磨着阴核。这时周梦龙听到王惠一直叫他「小色鬼」、「小色狼」、「坏色鬼」、他决心去整整她。於是周梦龙改趴在王惠身上,用嘴猛吸着王惠那对豪乳,用舌尖猛吮王惠那对乳头。他并用手提起他的大鸡巴,用大龟头顶住王惠的小穴阴核,上下去磨着,左右的去擦着。

  久旷的王惠哪里受得了周梦龙这样的玩弄,一时被玩弄得淫水连连,流得屁股底下湿湿的一大片。她周身猛然的颤抖着,全身猛烈的摇动着,她的屁股也急急地挺得高高的,不断的左右摇动,去配合周梦龙大龟头的顶磨。

  王惠这时已满面通红、媚态毕露、全身骚痒与趐麻、不住的淫叫着∶「哎┅┅唷┅┅小鬼┅┅我的┅┅小色狼┅┅嗯┅┅哼┅┅玩死人了┅┅痒死人了┅┅哎┅┅呀┅┅哦┅┅人家┅┅好痒┅┅┅哎┅┅哟┅┅我要┅┅我要嘛┅┅喔喔┅┅喂┅┅不要┅┅再玩我了┅┅哎┅┅唷┅┅喂┅┅呀┅┅小色狼┅┅小色鬼┅┅痒死我了┅┅喔┅┅哦┅┅」「哎┅┅哟┅┅快┅┅快嘛┅┅小色鬼┅┅快插我吧┅┅我┅┅真的┅┅好痒┅┅哎┅┅唷┅┅插插我吧┅┅喔┅┅求┅┅求求你┅┅小色鬼┅┅哦┅┅喂┅┅我的┅┅小色狼┅┅」周梦龙见王惠那副可怜样,本想好好的去插她,但他听到她又叫着「小色鬼」、「小色狼」,心里又恨恨地更加卖力的用大龟头去磨擦着王惠的小穴阴核,要磨得她直叫哥哥的,才要好好的插她。

  「哎┅┅呀┅┅小色鬼┅┅哦┅┅小色狼┅┅喔┅┅不┅┅你是条┅┅大色狼┅┅大色鬼┅┅哎┅┅哟┅┅你不是┅┅好东西┅┅喔┅┅喂┅┅你把我┅┅磨死了┅┅哎┅┅哎┅┅坏东西┅┅┅痒死人┅┅哎┅┅呀┅┅你不是人┅┅你是个┅┅大色魔┅┅哎┅┅唷┅┅喂┅┅呀┅┅痒┅┅痒死人了┅┅」「┅┅喔┅┅呀┅┅坏鸡巴┅┅哎┅┅哟┅┅死鸡巴┅┅死东西┅┅哎┅┅┅┅人家┅┅真的┅┅痒死了┅┅你的┅┅坏鸡巴┅┅┅真坏┅┅坏死了┅┅不要再磨了┅┅快┅┅快快┅┅快插我的小穴吧┅┅求┅┅求求你┅┅我痒死了┅┅拜托┅┅我求你┅┅哎┅┅唷┅┅喂┅┅呀┅┅快呀┅┅快嘛┅┅哦┅┅」王惠的求饶淫叫声,并未得到周梦龙的同情,反而更加用力的在磨擦她的小穴阴核,使她骚痒死了。王惠这时已是忍无可忍,主动的把周梦龙急急的翻过身来,自己跨上了周梦龙的大鸡巴上面。她迫不及待的右手抓起周梦龙的大鸡巴,左手扒开了自己的小穴洞囗,将周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