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今晚,是我的新婚之夜,第七个新婚之夜。

  前世的情景仿佛还像昨天一般历历在目,而我,却在今世获得了万人难以企及的荣耀和幸福。

  我叫王伟,是一名穿越者。

  五年前,我因为一次偶然的见义勇为而光荣牺牲了,地府为了表彰我十世善人的光辉业绩,特意允许了我一次穿越转生的机会,并且可以选择自己想要成为的对象。

  面对着这次千万如一的机会,经过慎重而详细的考虑,我决定转生到一名王爷身上。

  王爷,几乎是每个人梦寐以求的一项职业吧,拥有极大的权势,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还不用像皇上般操心这个国家天下,真是世上最绝妙的一个身份了吧!
  正如我所愿地,我穿越了,附身在了一个刚满20岁的王爷身上,并且继承了他所有的一切,包括他的记忆,以及他的那个闾王的称号。

  由于向往金庸的武侠世界,五年来,我凭借自己王爷身份和皇帝的赏识,在江湖上积德行善,调解纠纷,闯下了不小的名号,江湖上送我名号为「天下第一大善人」,更在今年的嵩山会盟中,在我的连横合纵策略下,得多方势力平衡,蒙正邪两道不弃,被推选为有史以来江湖上第一位毫无武功的「武林盟主」,个人声望登峰造极。

  而让我最最骄傲的是,我在江湖上娶的七位娇妻美妾,真正是羡煞旁人,更让我享尽了齐人之福。

  想到这,我的眼前一一浮现出了我那些娇妻们绝美的画影。

  我的第一位娇妻,是有的天下第一美人之称,人称散花天女的司徒凌菲,素衣轩轩主唯一亲传的女弟子。

  素衣轩,作为江湖上最神秘的门派,内中女子因修炼玄女功的缘故,人人貌美如花,肌肤胜雪。而菲儿作为有史以来玄女功修炼最深厚的人,其绝美的容貌和散发的气质均已直逼天上仙女,不应在人间逗留,而如此绝美的尤物,却在我刚穿越不久的一次机缘巧合中,成为了我的第一个妻子,这真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

  我的第二个妻子,是一手寒梅手独步天下,接发暗器均已达到无形之境界,拥有寒梅女侠之称的,蜀中唐门门主千金,唐雪。其实我更喜欢叫她我给她取得外号,小辣椒。野蛮却又不失可爱,娇气却又带了点小顽皮。再配上令人越看越喜欢的容貌,还有那前凸后翘完美的身材,真是一个让人一看就怦然心动的邻家少女啊!

  我的第三个妻子,是一直陪着我行走江湖,我的贴身侍女羽馨。作为王府精挑细选下挑选出来保护我的贴身侍婢,羽馨的功夫之高毋庸置疑,一手绿柳剑独步江湖,江湖人送外号绿柳仙子。羽馨就像韦小宝身边的双儿一般,陪我行走江湖保护我,更照顾着我的饮食起居,她那柔顺的性格,处处为我着想的心思,还有那娇美的身材和容颜,都让我对她忍不住心生好感,如果没有羽馨陪我,我想,我根本就无法行走江湖吧。

  额外值得一提的是,羽馨是在我穿越后第二年娶了小辣椒后一个月,在小辣椒和菲儿的共同怂恿下,帮我捅开了最后一层纸,我才娶的羽馨的。呵呵,那两个小娇妻,一点都不吃醋呢,这就是古代女人的品德吗,还是爱我的两个娇妻都知道,我的所有饮食起居和生活习性,只有羽馨才能完全照顾得了吧。

  我的第四个妻子,是被天下正道称为「魔教」的昊天教教主的千金,「飞天燕子」上官燕,一身飞云步独步武林,特别是在行走江湖时,燕儿平时用黑纱蒙住面孔,行走飘逸如风,悄无声息间取人首级。在一次机缘巧合下,我见到了燕儿面纱下了绝美的容颜,几乎直直让我楞了十多分钟,虽然燕儿开始冷若冰霜,一副典型的「冰美人」的性格,但在我不断的善良和温柔的攻势下,最终还是冰山消融,钟情于我,并嫁给了我。

  我的第五个妻子,是神医门「圣手」李商慎的千金,「素手」李梦洁。梦洁是一位非常善良的女性,救治了江湖上无数人的生命,有一次我在行走江湖时深受重伤而有幸结识了梦洁,她那绝世的容颜和菩萨般的心肠瞬间就打动了我,而她也为我一心向善的伟大理想而打动,最后我们顺利地结为了连理。

  我的第六位妻子,是一名歌妓,拥有倾国倾城的容颜,琴棋书画歌舞样样精通,却出淤泥而不染,正是天香楼的头牌,号称「曲艺双绝」的孙妙,她在那里是显得如此鹤立鸡群,因为她的存在,天香楼遂成为了江南第一楼,但当我第一次看到妙妙时,她那楚楚动人的神态和孤单影只的神情,我就知道,妙妙的心不在那里,她也不应该属于那里,经过我不懈的努力,在我平等博爱的思想笼罩下,妙妙最终在我这找到了她的归宿。

  而我今天,要娶的第七位妻子,是与我第四位妻子上官燕齐名,号称「北燕南双」,同时也是昊天教的死对头,天下会盟主的千金,人称「无双神剑」的赵奕双,燕儿双儿,是武林中最靓丽的两朵鲜花,其武功、容貌,除了隐世不出的素衣轩可以匹敌外,可执天下江湖女侠之牛耳。你可以不知道素衣轩,也未曾目睹天下第一美人的散花天女,但「北燕南双」的称号对于每位江湖人真正都是如雷贯耳,而双儿的武功、容貌等等各方面确实是完全可以与燕儿匹敌的,而她的性格,则是嫉恶如仇,仿佛正义的仙女化身般,甚至有一次我都被她当成淫贼而千里追杀,却做梦也没想到,她和她的死对头燕儿,一同成为了我的小娇妻。
  看着堂下那川流不息的祝贺者,有各派最杰出的青年才俊,有各派德高望重的掌门人,还有朝廷对我的贺礼,各派即使没有到的,也全部都派来代表呈上了贺礼,看着这些,我的心底不自觉地涌现出了一股自豪之感:仅仅五年,我就取得了前世根本想都不敢想的成就和荣耀啊,可以说,真是不枉此生了!

  今夜又是一个大醉之日,面对着无数崇拜我的青年,和他们干了一碗又一碗,不知不觉间,我又彻底地醉了,每次我的洞房花烛夜,我几乎都被灌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呢!唉,没办法,谁让我高兴呢,就让我在这时彻彻底底醉上一回吧!
                第二章

  入夜,前来恭贺的宾客也陆陆续续散了,而我更是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了。

  在内院的后堂中,我今晚的婚房内,我的七位妻子却已经聚齐在了一块,在一起不知在说些什么,看上去,是我的前六位妻子正在教我今晚的新婚妻子双儿什么东西吧。

  「唉,双儿妹子,你就从了吧,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你放开后,就会发现那其实是一件非常非常美妙的事呢。」说话的,正是双儿的死对头,燕儿。
  「哼,你们给我下了十香软筋散,令我功力尽失,现在还不是任你们宰割,还需要问我的意见吗?」双儿生气地答道。

  「双儿妹子,我就托大,自称一下大姐吧,你现在已经是我们集体中的一员了,就应该要融入我们当中啊,我们六个全部都是这么过来的,你就听我一声劝,从了吧。」我的第一个妻子,菲儿发话了。

  「难道为了融入你们,背叛相公,与别的男人苟合也是理所应该的吗。」双儿质问道。

  「不错,这是为了融入我们所必须要进行的仪式,也是我们正式接纳你的证明,否则,即使相公接纳了你,我们也不会接纳你的。」我的第二个妻子,小辣椒雪儿回答道。

  「羽馨,你是相公最亲近的人,最明白相公的心,难道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双儿见说服不了她们,改向羽馨问道。

  羽馨听了双儿的问话,哆哆嗦嗦地回答道:「这个…,双儿姐,其实…,这样也是为了相公好的,相公不会武功,身体薄弱,根本应付不了我们这些妻子,我们这样,也是多少替他分担了点啊,而且…,其实,那个事情,真的是很美妙的,双儿姐,羽馨刚开始也想为相公守身如玉,可自从尝到了那个滋味后…,人家…人家就根本忍不住了,好想好想偷吃啊,真的很美妙的啊,你就从了吧,试试看,你一定不会后悔的,真的。」

  「呵呵,就是就是,想当初为了降服羽馨妹子,我可是千里挑万里选,好不容易才挑到了江湖上有名的采花贼,花蝴蝶江别来为我们的小羽馨开苞呢,那晚上,啧啧,真是太疯狂太销魂了哦,呵呵,是不是啊,羽馨妹子。」小辣椒雪儿接口道。

  「你还说呢,那时候你和相公成亲后不久,我就感到你和菲儿姐不对劲了,似乎在背着相公偷男人,可是我又不敢肯定,只好暗中偷偷调查,想掌握证据再揭发你们,结果你们成亲不到一个月,相公就说要娶我,那时候我简直幸福死了,结果在成亲的当晚洞房花烛夜,就着了你们的道,被你们安排别的男人偷走了我的红丸,那时候,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羽馨辩解道。

  「嘻嘻,那最后你还不是渐渐沉迷于此道啦,比我们还享受呢。还有,近年来,多亏了你哦,帮我们打了不少的掩护呢,要不然我们偷男人的事早就被相公发现了吧。呵呵,还是相公最相信你,你这么在边上一说,相公根本一点疑心都不会起呢。」雪儿继续说道。

  「唉,羽馨已经对不起相公了,只希望他永远生活在他幸福快乐的梦中吧,这些事情,让相公知道了,只是无情地戳灭他的幻想,更是对他极大的伤害,所以,有些事,相公还是永远不知道的好。但是,如果有谁敢伤害相公,羽馨哪怕拼了命,也会永远守护在相公身边的。」羽馨肃然地说道。

  「就是就是,如果有谁跟相公过不去,就是和我们全体的相公娇妻军团过不去,虽远必诛之。」我的妻子们异口同声说道。

  双儿看着我这六位奇葩的妻子,一口喊着要守护相公,一手却做出伤害相公的事,心底茫然了,忍不住地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做着这些事,却口口声声说要保护相公,还有,这个古怪的新婚仪式,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谁能告诉我。」

  「还是由我来解释吧,毕竟你今晚新婚之夜的男人,是由我亲自挑选的。」妙妙接口回答说道。

  「今晚新婚仪式,开始于菲儿姐新婚之夜,那时候,相公娶了他的第一个妻子,号称江湖第一美人的菲儿姐,婚宴照样是把相公喝得酩酊大醉,但还有点意识,就跌跌撞撞地进了洞房,还和菲儿姐喝了交杯酒。可谁曾知道,这杯交杯酒早已被人下了十香软筋散!菲儿姐喝完这杯交杯酒功力就尽失了,相公没有功力,所以没觉察出来,但喝完这杯交杯酒也不省人事了。这个时候,元凶出现了,原来是江湖上有名的风流王子,」游侠「郭庭!郭庭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上,见到了菲儿姐的容貌,一直惊为天人,因此精心策划了这起迷药事件。在制住菲儿姐后,就在菲儿姐的新婚之夜,郭庭夺走了菲儿姐的初夜,并且使出浑身解数给菲儿姐留下了无尽的美妙和销魂的回忆。而在对比了相公在房事上的所为后,菲儿姐根本无法拒绝郭庭的交媾要求,一次又一次地与他发生苟合行为,甚至还为他生下了小孩!」

  「等等,妙妙,我当时一段时间也是有抵抗的好吧,别把人家说的那么不堪好不。」菲儿插口说道。

  「别打岔,就抵抗了一会会而已啦,可以忽略不计,菲儿姐在和郭庭苟合了一段时间后,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泡,把身体上的所有部位都奉献给了他,可谁知,那郭庭得寸进尺,在拥有了菲儿姐之后,想让菲儿姐当他的性奴,甚至还暗地谋害相公,想要独占菲儿姐。菲儿姐在得知真相后,伤心之余才发现只有相公是真情实意对她的,郭庭贪恋的,不过是她的美色而已,明白了这一点,菲儿姐在不动声色解决掉了郭庭后,想和相公好好过日子。可是她不知道,修炼玄女功的门人一旦打开了性欲的缺口后,是根本无法停下来的。在相公根本无法满足自己的需求后,因为相公不反对自己行走江湖,所以菲儿姐开始利用自己行走江湖之际勾引男人来满足自己所需…」

  「喂喂,什么勾引啊,你说的太难听啦,明明是那些男人自己找上门来的,人家只是抵抗微弱了些罢了,还满足自己所需,只是人家受不了玄女功驱使的欲望所迫啦。」菲儿姐辩解道。

  「别打岔…」众女异口同声说道。

  「呵呵,那人家就说委婉些啦,菲儿姐由于修炼了玄女功,媚功不由自主散发于外,所以在这期间,与江湖众多男子发生了许多的风流韵事。不知不觉间,一年半过去了,菲儿姐由于受到众多男子的滋润,更加上玄女功媚骨天生,气质由原来的圣洁无暇慢慢转化为了妖媚天成,一举一动无不散发着妖媚的气息。而我们的相公也开始娶她的第二位妻子了,古灵精怪的唐门千金雪儿姐姐。面对自己无法自持的淫行,又怕聪明而古灵精怪的雪儿姐发生自己偷男人的事实,菲儿姐苦思苦想之下,想到了唯一一起妙计,那就是,拉雪儿姐下水。于是,经过菲儿姐精心的策划,安排了自己的其中一个入幕之宾,南宫世家的公子南宫煦来为雪儿姐开苞。终于,雪儿姐的新婚之夜一样也成了别的男人替我们相公开苞的夜晚!」

  「呵呵,雪儿妹子,初夜滋味怎么样啊,那南宫煦可是我从经手过的众多男人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床上功夫绝对超一流呢。」菲儿调笑地对雪儿说道。
  「你还说呢,开始我都快吓死了,止不住就哭了,不过后来嘛,确实不错呢,前戏、节奏、大小、硬度还有持久度,不说满分嘛,起码九十五分是没问题的。」雪儿含笑地答道。

  「那当然,这可是经我亲自验过的,绝对是最好的一个了,不过话说回来,雪儿你的接受能力很快嘛,这么快就接受了,还乐在其中呢。」菲儿继续调笑道。
  「嘻嘻,人家只是觉得好好玩啊,背着相公做如此美妙的事情,那感觉,又新鲜又刺激,特别是那美妙销魂的感觉,怎么可能忍得住嘛。」雪儿回答道。
  「喂喂,我还没说完呢,等我说完了再交流你们偷…男…人…的心得好不。」妙妙不满地插口说道。

  菲儿和雪儿吐了吐舌头,就不再说话了。

  妙妙继续说道:「在雪儿沦陷,与菲儿姐狼狈为奸后,她们突然发现,不搞定相公的贴身侍婢羽馨妹妹的话,她们迟早还是会东窗事发的,而且菲儿姐敏锐地觉察到羽馨妹子已经暗地里在调查她们了,为了先发制人,再加上她们发现羽馨妹子暗恋相公久矣,相公隐隐也知道羽馨妹子对他的感情,加上自己也非常喜欢羽馨,于是就极力怂恿相公把羽馨妹子也娶了,在我们的劝解下,这栋婚事在一个月内就顺理成章完成了。当然,在羽馨妹子的新婚之夜,我们的两位好姐姐还是故技重施,安排别的男人破了羽馨妹子的处,只不过这次,对象换成了花蝴蝶江别!」

  「雪儿姐,为什么对象又换了呢?」双儿开始融入到她们的故事中了,不解地问道。

  「本来我是想照样还是南宫煦上的,可是大姐说,男人,不能够让他一次性得到的好处太多,否则他会贪而无厌的,而且大姐说上次是由她找的男人替我开苞,这次应该由我来负责找男人,为羽馨妹妹开苞,如此下去才算是传承。可一个月这么短的时间,我去哪找合适的男人为羽馨妹妹开苞啊,于是我就听大姐的话,说江湖上采花贼阅历丰富,本钱应该不会太逊吧,所以我一个月内连续找了七个采花贼,亲自献身试验了一番,最后发现花蝴蝶功力最深,完全符合我心目中为羽馨妹子开苞的人选,就定了花蝴蝶为妹子开苞啦。」雪儿解释道。

  「双儿妹子,雪姐姐为我挑的第一个男人真的很不错,前戏很温柔,后面也很持久,让我奔向了一个又一个高潮,彻彻底底地体会了做女人的美妙之处呢。」羽馨适时不忘劝解道。

  「继续说吧。」双儿虽有些意动,但还是对妙妙说道。

  「好的,自从羽馨被菲儿姐和雪儿姐拉下水后,我们的相公就彻彻底底地活在了咱们三位姐姐为相公精心编织的美梦之下了,即使有时候稍稍起了疑心,也被他最信任的羽馨很快搪塞了过去,我们的三位姐姐每天都沉浸在不同男人的鱼水之欢中无法自拔,一边享受着人生极度的销魂,一边享受着背着相公偷情带来的极大快感,人生快乐之事,莫过于此吧。」

  「双儿妹妹看看,妙妙都发感慨了,呵呵,最后她不也沉浸了进来嘛,这个中的滋味啊,只有亲自尝过了,才能真正令人回味无穷,无法自拔呢。」雪儿继续尝试劝解道。

  「别说啦,雪儿姐,还是听妙妙讲完好吗?」双儿无力地抗争道。

  「呵呵,听我继续讲吧,菲儿姐她们在一边享受着这人生最大乐事的同时,一边合计着,以后如果相公再娶了娇妻,就按此办理,先在新婚之夜把她拉下马,最后让她融入到这个淫扉的圈子中来,成为一体。而且作为传承,由上一任妻子负责找男人为下一任的妻子开苞,射精后,再由上上一任妻子指定的男人接手再服务,以此类推。这就是这个变态的新婚之夜仪式的由来。接着在相公后续的妻子的新婚之夜中,相公的第四任妻子,燕儿姐成为了这个仪式的第一位实验者,先是被羽馨姐找的男人,华山派弟子宋青云开苞后内射,再由把羽馨破处的男人花蝴蝶奸淫灌精,最后由把雪儿姐破处的男人南宫煦完成最后的播种,这就是这整个仪式的流程。接着在后续中,梦洁姐和我也惨遭沦陷,梦洁姐在新婚之夜的晚上在被燕儿姐的男人,丐帮长老」八臂猿猴「严楚雄破处后,又先后承受了宋青云、花蝴蝶和南宫煦的雨露,而我,在承受了上述四人的雨露后,还被梦洁姐的男人,相公的亲兵队长钟高给破处奸淫了。」

  「所以双儿妹子,今天你的新婚之夜,要承受六个我们指定的男人的雨露滋润,不过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越多的男人伺候我们,我们获得的快乐更多,今晚,注定是一个令双儿妹妹终身难忘的销魂之夜,一个晚上,六个男人为你服务,他们不同的手法,不同的身体感官,必定会让你逐渐体会到做女人的美妙的,比如今晚,双儿妹妹,我给你找的开苞的男人,就是我钟意的,无论外貌还是内在本钱都比较雄厚,绝对会令你满意的,他叫谭涛,外号『江湖儒生』。」

  「可我还是担心啊,六个男人啊,想想都可怕,我怎么受得了啊。」双儿担心地说道。

  「真的不用担心的。」梦洁解释地说道,「女人的生理构造决定了一晚上承受六个男人的滋润绝对没有问题的,而且他们的技术真的都很好,是我们千挑万选挑出来的,他们会为你做好充分的前戏,虽然开始会有点痛,但很快就会享受的极致的快乐的,相信我,双儿妹妹,别忘了,我是学医的啊。」

  「而且他们也不会与你干一晚上的,一般先是由谭涛开苞,完成在你身体深处的内射后,其余五人按照钟高、严楚雄、宋青云、江别、南宫煦的顺序依次为你内射灌精,他们完成一次射精后,仪式就正式算完成了,由我们各自领着自己的男人回各自房间继续痴绵,而你,则在之后的时间陪着我们的相公,度过今晚真正属于你的一个新婚之夜。」菲儿为双儿开解地说道。

  「那种事情真的这么美妙吗,你们能跟我说说吗?」双儿心动地说道。
  「哦?双儿妹子,那么说你是答应了啊,是不是啊?」雪儿高兴地说道。
  「那还能怎么样,上了你们的贼船,我还能独善其身吗,只好随波逐流了,再说听你们说那事说得那么美妙,人家也真的是很好奇,想要试试呢。」双儿羞涩地说道。

  「呵呵,那种事情的美妙啊,我们可说不上来哦,反正感觉很好很好就是啦,就像快飞起来了,飞上天似的感觉吧。」羽馨接口说道。

  「羽馨妹子又在回味了吧,看你这妮子春心动的样子,呵呵,双儿妹子,这个滋味啊,还是要你亲自尝一尝才知道啊,况且我们给你的新婚之夜准备了六个绝品男人,个个感觉风格都不一样,恐怕你还要好好体会才是哦。」梦洁接下来说道。

  「是啊是啊,这这个绝品男人可都是我们六个姐姐为你精心挑选的呢,可是代表了我们六个的不同口味哦,比如菲姐姐喜欢的世家子弟型,燕子姐姐喜欢的猥琐大叔型,羽馨妹妹喜欢的青年才俊型,梦洁妹子喜欢的高大威猛型,还有妙妙喜欢的白面书生型。」雪儿笑笑地答道。

  「呵呵,说了这么多,那雪姐姐你喜欢的是什么类型啊。」双儿天真地问道。
  「嘻嘻,你的这个雪姐姐啊,口味有点怪哦,她喜欢采花贼类型,哈哈,听到哪里有采花贼的消息,她就立马奔过去了,不过我们的寒梅女侠可不是去捉采花贼的,而是跑过去故意让采花贼在她的身上采了又采,她可享受着呢,呵呵,雪儿妹子,这个月你又被几个采花贼采了啊。」燕儿调笑地问道。

  「哼,人家只不过是愿意牺牲我一个,让其他的良家妇女幸免于难,这可是相公亲口说的大大的善事呢,你不知道那些采花贼也很可怜啊,憋着自己的欲望冒着生命危险去采花,多敬业的精神啊,所以我只不过是犒劳犒劳他们拉,而且他们的手法真的很好的,对我也很好,每次采我的时候,对我都很温柔呢,他们说我是仙子,是上天的恩赐,要好好地品尝才是,看着他们那感激的神情,你不知道我好有成就感哦,而且他们的手法也很好,那个的本钱也很足,尤其是今晚我给双儿妹子挑的那个花蝴蝶,可是我试过的采花贼中最中意的一个了,包管你满意哦。」雪儿振振有词地说道。

  「哟哟哟,开始为自己的采花贼男人说话了哦,这还是我们嫉恶如仇的寒梅女侠吗,呵呵呵。」燕儿继续调笑道。

  「哼,燕儿姐,你是要笑话我是不,可是我们在场的除了双儿谁不知道,论起口味最重的,还属我们的飞天燕子哦,怎么样,喜欢猥琐大叔流的燕儿姐,你的丐帮长老」八臂猿猴「可是帮你找了不少人物吧,听说你经常在丐帮内开无遮大会哦,想想看,一群臭烘烘脏兮兮的乞丐围着赤身裸体的燕儿大快朵颐。啧啧,这场景,太重口味了哦。」雪儿反调笑着燕儿道。

  「你知道什么,这叫原汁原味,而且为最底层的百姓服务,才是真正地做善事呢,你想想,人家活了大半辈子,连个女人的滋味都没尝过,多可怜啊,你不知道,我在他们中间,可是真正活着的女菩萨呢,嘻嘻,多好,比你的善事做的大多了吧。」燕儿继续说道。

  「哼哼哼,才不是呢,菲姐姐你评评理,我们俩谁的最好?」雪儿撅着嘴说道。

  「呵呵,让我们的菲姐姐评啊,咱俩肯定不是最好呢,菲姐姐啊,喜欢的是世家子弟型,尤其是有妇之夫的世家子弟,可是我们菲姐姐的最爱哦,菲姐姐是不是啊,我可是听说你最喜欢当人家的情妇了哦,特别喜欢偷有妻子的男人,而且越是恩爱的夫妻,越喜欢插足其中,偷成功后,不久就又把人家给甩了,现在江湖上有名的」百变魔女「,其实就是菲姐姐你假扮的吧。」燕儿说道。

  「不错,难道你不觉得那样才更有挑战性吗,每次我使出浑身解数去主动勾引那些嘴上说爱自己妻子的男人时,去一步一步征服他们时,那才是一项好有挑战性的事情呢。」菲儿微笑地答道。

  「呵呵,看来那些江湖上有名的恩爱夫妻恐怕都被你偷了个遍了吧。」燕儿继续问道。

  「差不多吧,像华山派掌门夫妇,武当派六长老夫妇,金刀门门主夫妇等等,好多名门正派,一些掌门或长老成亲七年、十年的号称是恩爱夫妻,可是你不知道,那些老家伙可能是没尝过鲜肉,勾引他们可容易上手了,一下子就把他们迷得找不着北了,很快就成了我的胯下之臣,叫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反倒是一小部分年轻夫妇倒是更加恩爱,勾引也有点难度,不过最后都让我成功了,其中南宫世家的公子南宫煦对他的妻子最恩爱了,我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才搞定他呢,搞定他后,我才发现,原来他的本钱功夫手法还都是超一流呢,真是捡到宝了。」菲儿继续说道。

  「呵呵,菲姐姐可是帮了相公不少忙吧,好像现在各大门派都有掌门长老和你有肌肤之亲吧,怪不得前段时间的嵩山会盟,我们丝毫不会武功的相公居然得了武林盟主呢。」羽馨感激地说道。

  「恩,是的啊,因为相公和他们都不一样呢,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把我们当成泄欲的工具,可相公从来不会,他总是从我们的需要出发,以我们为中心宠溺着我们,如果某天晚上我说不舒服不想给他了,相公就算再难受,也从来不会强迫我们的,他会安静地抱着你睡一晚上,每次安静地躺在相公的怀里睡觉,我都感觉自己睡在了一个安静的港湾中,好幸福好温馨哦。」菲儿做一幸福的样子说道。

  「是哦是哦,菲姐姐说的太对了,我也最喜欢相公的怀抱了,好舒服好有安全感哦。」羽馨接口说道。

  「呵呵,所以羽馨你也为相公做了好多吧,菲姐姐忙着为相公在上层掌门长老层次的铺路,我们的羽馨妹子就为相公在青年才俊这一层铺路吧。」梦洁也插口道。

  「因为我其实比较喜欢传统的优秀青年才俊型嘛,其实每次随相公行走江湖,看到这些帅帅的武林优秀青年,特别是看到他们用炽热地眼神看着我,恨不得把我吃了的时候,刚开始我都感觉怪怪的,说不出什么感觉,有点兴奋又有点负疚感,后来被你们拉下水后,我就有点动心了,想和他们尝一尝露水姻缘,后来半推半就的就发生了不少事了,其实我还是不太适合主动,所以这种半推半就就比较适合我了。」羽馨接着说道。

  「呵呵,梦洁你就别说羽馨啦,你呢,听说你可是对高大威猛的型男很感兴趣哦,咱们相公所属的亲兵队,里面尽是虎背熊腰的猛男哦,好像我们的神医以为他们看病为由已经把他们尝了个遍啦,今天更是把里面的亲兵队长给带来了呢。」雪儿插口说道。

  「本来就是给他们看病嘛,你看他们多久不碰女人,憋久了从医学上来说是对身体不好的,我这是去帮他们疏导啊,而且相公的亲兵队全部都是在战场上厮杀负伤下来的,人家为国杀敌,我这也是犒劳犒劳他们而已啊。」梦洁分辨道。
  「嘻嘻,五百人的亲兵队啊,里面还尽是虎背熊腰的猛男呢,梦洁你一个人能应付得过来吗?」妙妙也凑过来好奇地问道。

  「差不多吧,他们中间好多已经有了家室,自然就不用我犒劳啦,而且我还带出两名女弟子帮我分担啦,嘻嘻,妙妙你要不要也过来啊,里面的亲兵队长钟高,可是我亲自挑选为你开了苞的哦。」梦洁回答道。

  「呵呵,算了算了,新婚那晚被他干得半死,我算是领教了他的功力了,不过嘛,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白面书生型的,所以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妙妙摆了摆手说道。

  「对啊对啊,你们听说过没,现在啊,天香楼出现了一位神秘的名妓,号称江南第一妓,听说她啊,与天香楼只是合作关系,并不附属于天香楼,凡是被她看上的男子,不用花一分一毫便可与她共度良宵,抵死缠绵,她看不上的男人啊,哪怕搬座金山也不能让她陪你行那周公之礼,江湖上成」神秘魔姬「,哈哈,不就是我们的妙妙假扮的嘛。」燕儿插口说道。

  「真的啊,呵呵,相公好不容易把妙妙你从天香楼赎出来,妙妙你也好不容易在天香楼守身如玉,结果一回头,又重新进去啦。」雪儿调笑道。

  「你懂什么,相公说了,这是行为自由,男女是应该平等的,所以男的可以有三妻四妾,可以逛妓院,我们也可是的啊。」深受我自由平等思想毒害的妙妙辩解道,「而且相公的那个真的很一般,也不懂琴棋书画,风花雪月,人家是去追求我的知音罢了。」

  「呵呵,双儿妹子,我们把自己的经历都说完了,春宵一刻值千金,要不我们就开始洞房喽。」菲儿看差不多了,适时地说道。

  「那…好吧…,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和…这么多其他男人那个了…,那…现在生下的孩子是不是…,是不是…」双儿欲言又止地问道。

  「既然你已经问了,我们就都告诉你吧,反正以后你肯定也会知道的,不错,我们生下的孩子,包括我的两个女儿、雪儿的、羽馨、燕儿还有梦洁的一个女儿,全部都不是相公的。」菲儿接口回答道。

  「啊?」双儿忍不住地捂住嘴说道。

  「具体的详情,还是由精通医术的梦洁妹子跟你说吧。」菲儿继续说道。
  「好的,菲儿姐,双儿,其实我们也是想给相公传宗接代的,可是相公五年前得了一场大病(就是我夺魄重生那次),被阴邪侵入体内,本来好好调养两三年,再娶一个平常女子,还需控制房事次数,每月大概两三次,如此相公的精液才算浓郁,也就容易怀上了。」梦洁接着说道,「可是相公却在病后不到一年娶了天生媚骨的菲姐姐,加之房事无度,导致相公的精血进一步亏空,如此已经很难令人怀上他的孩子了。」

  「难道就没有医治的方法吗。」双儿不死心继续问道。

  「唉,其实还是有一种方法的,就是配合我的用药和针灸,相公三年之内不得近女色,并且三年后,也要严格控制好房事次数,每月最多一次,而且只能与同一个女子,当然天生媚骨的菲姐姐和有玄阴体的燕姐姐都不可以,如此,才勉强又传下后代的希望。不过这完全是不可能的,那样的话,我们怎么解释现在生下来的这些孩子的由来呢,所以,最后的一丝机会也已经被我们掐灭了。」梦洁遗憾地说道。

  「其实让相公活在他眼前的世界里也很不错啊,至少他很开心很幸福呢,这样我们也开心啊,难道这不好吗。」羽馨接口说道。

  「所以,双儿妹妹你现在也是我们的一员了,也要帮助我们让我们的相公永远快乐,永远幸福哦。」妙妙不失时机地说道。

  「那好吧。」双儿听完后释然地说道。

  「呵呵,那就行啦,春宵一刻的时候到了,请新郎!」燕儿下了结论,发话道。

  在双儿的新婚之夜,一场淫扉的终极大戏终于拉开了!

  话因刚落,双儿就见从外面闯进了六个大汉,一个白面书生、一个高大猛男、一个猥琐大叔,还有三个模样还算俊俏的年轻男子,双儿知道,他们赫然就是「江湖儒生」谭涛、亲兵队长钟高、「八臂猿猴」严楚雄、华山派大弟子宋青云、「花蝴蝶」江别,还有南宫家世子南宫煦,那白面书生手上还抱着一个人,居然是昏迷不醒相公!

  「你们怎么把相公也抱进来了,赶快抱出去啊!」双儿大急地说道。

  「嘻嘻,双儿妹子,今天是你和相公的新婚之夜,相公当然要在场啦。」雪儿接口安慰道。

  「可是…,我今晚不是跟别人…」双儿疑惑地问道。

  「嘻嘻,就是因为跟别人才刺激啊,想想看,相公就在你的身边,而你却在新婚之夜,和别人行那苟且之事,让别人给你破处,那种心理和生理上的落差,绝对会让双儿妹子你在今晚上完成彻底的蜕变的,呵呵,而且,相公就在身边,到时候,你心理有什么想说的,就直接和相公说啦。」雪儿继续说道。

  「可是…万一相公醒了的话…」双儿担忧地问道。

  「不会的啦,梦洁妹子已经给相公吃了昏睡散,相公要到明日正午才会醒呢,所以,留给双儿妹子你的时间,多着呢,好好享受吧。」雪儿解释道。

  都说到这了,双儿还能说什么呢,她看着谭涛把相公放到自己的婚床上,自己最爱的相公,就这么安静地睡着,而待会儿,自己就要跟那六个做那天底下最淫荡的事了,想到这,双儿的心理既紧张又期待又有点害怕,坐在床上,用双手捂住了娇俏的小脸。

                第三章

  看到双儿已经从心底接受了,我都六位娇妻也都松了口气,为了让双儿能够放松地接受今晚的淫乱大战,娇妻们和后续的5 个男人依次退出了房间,只留下了今晚负责为双儿开苞的江湖儒生谭涛。

  谭涛看出双儿心理的紧张之意,他并没有着急下手,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道:「好双儿,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追求那极致的鱼水之欢吧。」

  然后轻轻地吻上双儿的额头,轻轻地抱着双儿,慢慢地亲吻着她的脸颊和耳垂。终于,舌头在略过了双儿鼻子的时候,寻找到了双儿娇嫩欲滴的小嘴,先是轻轻后又热烈地与双儿亲吻了起来。

  初吻刚刚沦陷的双儿哪懂得什么反抗,只知道被动地配合着谭涛或伸出舌头。在极富经验的热吻下,双儿很快就陷入了意乱情迷的境地,感到自己内心忽然涌现出一股什么东西似的,是的,就是情欲吧。

  谭涛一边热烈地吻着双儿,一边用他的大手慢慢地揉戳的双儿的细致的臂膀,单薄的香肩,高耸的胸部,还有那神秘的溪谷。

  新娘子的外裤、上衣、肚兜,带着双儿的体温和气息,一件件被谭涛剥了下来,掷到床边,很快,美丽的新娘子除了一件最后的小内裤外,全身已经一丝不挂了。初经人事的新娘子无所适从,只能闭着眼睛任其所为。

  谭涛将双儿放倒在了床上,开始对着双儿不安份的丰满椒乳亲了起来。
  极致敏感的地带被亲,燥热的情欲似乎找到了发泄的缺口,一波波舒服的快感不断地冲击的新娘子的美丽的娇躯。

  双儿忍不住地一偏头,忽然看到自己最爱的昏迷不醒的相公正躺在自己的身边,羞愧、兴奋等等复杂的感觉一次次的袭来,更让双儿的神秘的溪谷中涌出了一股股爱液。

  「相公,你的新娘子,今天,要在你的新婚之夜被干了,啊,啊,他亲的我好舒服啊,你看,他现在在吃你处女娇妻柔软的乳峰,啊……不行了,相公……」双儿轻轻地对着昏迷着的我说道。

  双儿迷人的胴体横陈在我的新婚大床上,柔和的月光从窗户中照到双儿曲线玲珑、凹凸分明的肉体上,仿佛一尊玉雕冰琢的塑像。谭涛开始大肆抚摸和亲吻晓妹的全身,顺着她柔软滑顺的背脊,延伸到她翘挺的臀部、修长的大腿间,不停游移、轻柔抚摸。

  光滑娇软的细腰,平滑雪白的小腹,优美修长的雪滑玉腿,在谭涛每一次假装无意触动的爱抚之下,双儿本能地发出阵阵地颤栗。

  终于,双儿最后的一条小内裤,也被谭涛脱了下来,两人如今已经是赤裸相对了。

  高隆的花房被黑油油的茵茵芳草覆盖其上,谭涛的双手正在期间大肆活动着,双儿发出滋滋的品尝声,散发出来的淫水和体香弥漫在屋内。双儿拼命忍住不发出动情的呻吟,玉腿不安的扭动,两扇小屁股难以觉察地张合。

  终于,谭涛开始进攻双儿那美丽的嫩穴了,他用嘴巴将双儿饱满的唇肉一分为二,舌头轻轻探头鲜红闪亮的嫩穴中,娇羞的新娘子浑身颤抖,玉腿勾住谭涛的上身,纤臂搂住了谭涛的头,时不时地发出一阵阵令人迷思的娇吟和轻叹。
  「呵呵,双儿,你流了好多的水哦」。

  「啊……啊……还不是你……亲的人家好舒服……所以……所以……人家就都留给你啦。」

  新娘子的双腿不由自主地盘上了谭涛的后背,小肉穴紧贴上蓄势待发的肉茎,浓密黑亮的阴毛丛里,丝丝晶亮的爱液正从那粉红的肉缝里汨汨流下。

  终于,谭涛紫胀的大龟头已顶上双儿湿滑无比的阴唇,勉强地挤进她窄窄的小肉穴的前端。

  「双儿,就要被相公之外的人破处了,就在相公的身边,有什么想对相公说的啊。」

  双儿娇媚地看了昏睡着的我一下,然后亲亲地对我说道:「相公,双儿就要被别人破处了,而且还是在你的新婚之夜,而且在你的身边,请你好好看看你的双儿,成为女人的这一刻吧」。

  「嘿嘿,那美丽的双儿,我要开始了哦,你愿意让我破处吗」

  双儿娇羞地看了我一眼,对着谭涛说道:「我愿意」。

  「那我来啦」。

  随着谭涛的一声干嚎,他粗暴地将他粗大的玉茎齐根插进了双儿娇嫩无比的阴穴之中。

  「好痛」,初经人事的新娘子不由地抽了一口气,随着谭涛直来直去的大力抽插,双儿的体内也慢慢地开始积累了一波波麻麻的快感,并且也忘形地开始上下挺动着她撩人的雪臀,任由谭涛龟头上的肉稜刮弄着自己初经人事、娇嫩无比的肉壁,爱液随着淫言浪语一同泛滥。

  「呀……谭哥哥……你……玩死我了……」,双儿发出令人血脉贲张的呻吟。
  「啊……他……占有我了……相公……我刚结婚……就失身给他了……啊……好舒服……好死了……呀……」

  「谭哥哥……你好厉害啊……好好地干我……啊……别怜惜我……越粗暴越好……啊……爽死了……又痒又麻……一直痒到我的心窝里了……快插……使劲捅我……我快到了……不行……了……」

  「嘿嘿,等等,我们换个姿势,更好玩哦」。谭涛笑笑说道。

  然后谭涛将双儿翻了过来,趴着我的身上,香臀翘了起来。

  「谭哥哥,你好坏啊」

  「啊……又插进来了……大肉棒又插进来了……好棒好棒……相公……你最爱的娇妻就趴在你的身上……让别的男人插让人干哦……刺不刺激啊……」
  「啊……他干的我好棒啊……一下下都顶到花心了……好舒服……爽死啦」
  「嘿嘿,趴在相公身上怎么样啊,你的里面可是使劲地在一紧一紧的哦,很兴奋是吧」

  「好刺激啊,原来在自己相公面前被干这么刺激呢……啊……啊……不要停……不要停……干我……干我……我的好哥哥……随便你干……」

  就这样,我那绝色的美丽娇妻,在我的新婚之夜,一会趴着我的身上,抱着我撅着屁股被狠狠地干,一会又躺在我的身上,岔开大腿被狠狠地干,一会又侧面抱着我,后面却被别人狠狠地干。

  将近一个小时的蹂躏,美丽的双儿先后5 次到了极致的高潮,体会了一波波越来越强烈的快感,我那娇羞清纯的小爱妻,在相公面前被其他男人的阳具侵入花心,早就酥软成泥了,只有羊葱白玉般的纤纤素手还痉挛似地紧紧抓着昏睡中的我的胳膊。

  「啊……好双儿……我也要射了……」

  「啊……亲哥哥……射吧……射给我……射到我的里面……啊……啊……我又要丢了……」

  「啊……都给你了……」谭涛死死抵住双儿, 双儿的子宫内数股阴精如大霸决堤般狂泄如注,同时,谭涛龟头的马眼中一股股阳精也是全部注入双儿的子宫之内,滚滚热精浇得双儿几乎失去意识。

  我的双儿的宝贵的初红,就这样被他夺走了!

  之后,在我的新婚之夜,在我的身边,双儿先后经受了六个男人的洗礼,完美地完成了一个女孩向女人的蜕变。

  次日晚上,双儿与我也终于合体了,但是,仅仅五分钟我就结束了。经受过别的男人洗礼的双儿发现自己竟然一次都没有高潮,原来,相公真的和姐姐们说的一样,别的方面都好,但在这方面和其他男人的差距,太大了。

  「相公,双儿好爱你,给你生个娃好不好」。

  「呵呵,当然啦,双儿也要和你的姐姐们一样,给相公生好多好多娃哦」。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xiawuqing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