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花城骚年初出道路欲采花遭花戏

  晨博,全名陈晨博,其实按照他父亲的本意是想他每天早上能好好用功,读个博士出来,可惜,这个美好的愿望只怕是必须让他的儿子陈博后来实现了,哦,顾名思义,让他孙子读个博士后。可惜,老人家的良苦用心奈何都成了泡沫,他的孙子现在还天天被他儿子射墙上呢。

  因为年少时逃学,打架,游戏的晨博,没有按照老头的既定路线发展,所以家里庞大的商业帝国基本上都让姐姐来坐镇了。24岁的他仍然一事无成,每天混来混去,仗着老头的权威,董事会不得不捏着鼻子安排了人事部副总的位置给他。不过晨博还算比较有良心,不像别的富二代那样坑爹,因为他初时的爱好是游戏,现在的爱好也就多加个把妹,别的方面很低调,基本上他出现的场合,没有人特别关注是不会注意到的。他的性格从那架黄色的大众polo就看的出来。
  下班了,从高耸的商业楼走出来,夏日的黄昏,光线仍折射出迷离的色彩,穿短裙的姑娘不停的穿越过街边,耐不住落日的余热,陈博只能躲在停车他场那架大众polo里,吹着凉风。

  「唉,晚上要不是约了包球,谁愿意在停车场晒呢,不过看看雪白的大腿,意淫姑娘的美胸,享受夏日的凉爽,还真是舒心舒身啊!」

  暗自揣测着旁边经过的长发白裙美女的三围,禁不住口水直流。管不了那么多了,试试看,哪个脑残的妹子说不定就会为了钱来上车吹空调呢。他定了定神,推开车门,慢慢下了车,一股凉风吹出,路过的几个姑娘满是不耐的脸上露出了微笑,陈博一眼就看到穿了一条浅灰色短裙,白色高跟鞋,白晳修长美腿的中长发美眉,「对不起,能打扰你一下吗?」

  姑娘停下了脚步,看着这个有点阳光但有着慵懒笑容的年轻人:「什么事?」「嗯,是这样的,我正在做调查,想了解一下现在的90后,对亲密爱人怎么看?」姑娘瞥了一眼这个黄色的小车,暗自笑一下「不好意思,这个问题比较私人」
  陈博观察了一下她的眼神,心里不禁一阵不爽「不是我不想显摆,要是搞个兰博基尼跑车。你早就专进去了」

  「这样的,因为这个比较私人,所以现在开始你回答一句就有10元的奖励而且可以进车里吹着凉风,你看是否愿意呢?」

  「虽然车一般般,但是有一句话就10块,还不错,包括这句就给钱了吧?」白色丝绸上衣的姑娘犹豫了一下,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当然,上车来!」

  晨博抬腿先进了车,随后,姑娘也进了后座。哦,不经意间的白色乳罩晃了一下陈博的眼,「目测,有c,还不错」。

  「那开始提问了啊,你喜欢口交么?对颜射怎么看?」

  「啊!!什么!!这个……你问的是不是……」姑娘明显慌乱了起来。「这个也是所谓的亲密爱人需要问的问题么?」

  晨博盯着姑娘,「别急啊,我只是想说其实从刚刚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让我对你心动,本来我只想做个简单的调查,因为我的公司是做情侣生意的,虽然现在只在省会城市才有店,但我想打造一个商业帝国,一个属于我的帝国,我一直都没有对美丽的姑娘动过情,但今天,不知为什么,看到你我仿佛就看到了我的未来,你能帮我做好调查么?」

  姑娘目瞪口呆,还有这样的表白,不过貌似这个家伙是有钱人啊!「对不起,其实,我……」

  晨博摇了摇手,「嘘,别急着拒绝我,我……」

  「那个,我不是拒绝,你能听我讲完么?」

  「好吧,你说」晨博眼睛一亮。

  「讲实话吧,我从来没有遇到这么有性格的……嗯,就是直接和我讲这么露骨话的人,我刚刚接受你的调查其实也不是为了什么钱,而是今年我正想要做一件疯狂的事情,就碰到了你」「你能听我的安排么?」

  「居然被小妞主动了,我艹」晨博一阵鄙夷自己「说吧,你怎么安排的」
  「反正坐你车里了,你别动!我只是想找陌生人玩个游戏,我会给你暗示,你要是愿意说呢,就按照我的暗示夸我,要是我很满意了,那可以考虑赏你品尝哦!」

  「嗯,貌似很有意思的游戏,来吧!」

  姑娘马上像变了个人似的,用一个手指指了一下明亮的大眼睛。「你的眼睛明又亮啊,好像那秋天的弯月亮」

  「好你领悟不错哦」

  姑娘嘟起了红润的嘴唇:「你嘴角上扬,唇红齿白,配在清纯美丽的脸上,简直就是点睛之作啊」,话还没有说完,晨博顺势就想凑过去,姑娘伸手一档「别啊,这才几下就猴急了」

  晨博讪讪一笑,「继续继续」

  姑娘装着很热,用手扇了一下风,把上衣脱了下来,蕾丝花边白色乳罩包裹着的大白兔晃了晃,深深的事业线好像马里亚纳海沟一样吸引着晨博的眼睛无法逃离。「看你这个样子,让你说话前要准备好盆子了,否则口水都能淹了汽车,算了,你不能动啊,我不让你说话你就不要说」

  「好吧,好吧」吸溜一声,还真差点掉下来。

  小妞如若无骨的手慢慢划过余晖透明的脸庞,绒毛若隐若现,青春洋溢着的双眼略带着忧伤,优美的脖颈下深窝的锁骨,那双手落在乳房……突然,她打开了双腿,粉蓝色棉质内裤夺眶而入,晨博明显一惊,然后心里就像着火一样,从来没有过的欲望仿佛燃烧了整个身体,那种渴望是无法描述的,他不知道接下来,姑娘摆了摆手,然后伸出一只放在了双腿中间,轻轻的一下一下划着白皙的美腿,就是左右划啊划。

  「你倒是放进去啊!」

  「放哪里啊?」她浅浅的笑着。

  「放中间,放中间!快点啊」

  姑娘合上了双腿,「不让你说话,不给你看了!」

  晨博尴尬的说:「好,不说了,不说」

  姑娘故意生气的一说,让晨博乖乖坐了下去,小妞侧过脸,脱下了短裙,自己的手慢慢的伸了进去,在禁闭的双腿间摩擦摩擦,另一只手也进了呼之欲出的乳房内摸索,还一带一夹的,紧咬的嘴唇不时的嗯嗯两声,场面极具冲击,车外下班的人群已经接近尾声,零星的行人匆匆而过,谁也没有注意到停车场内这个孤零零的黄色小车内发生的事情。

  晨博看着姑娘半露的香肩,耳边传来的娇喘,已经有些迷离的眼神仿佛在勾引他,她食指在嘴间滑动,带出的一丝透明亮晶晶闪了一下,哎呀,莫非真要她出口我才扑上去么,那不真成禽兽不如了,正待有所动作,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艹,是谁啊,这么没有眼力」姑娘一下警醒过来,匆匆拉上衣服恢复了正常,「谢谢你,让我有了发泄的欲望,有机会下次见,byebye!!」

  「别,等……」晨博连声叫着,但无法挽留住姑娘的脚步,她推开车门迈步走了出去,哎呀,「谁啊?」开了电话,他大声的叫着,「我说勃勃,谁没给你上啊,火气这么大?」包球那贱贱的声音从话筒传了出来。「啊,你个衰货,刚刚正要上,被你搅黄了!」

  「得了吧,就你小子,我还不知道,肯定自撸呢,还是没有20秒吧,哈哈哈」

  「唉,别废话了,老子在停车场等你半个钟了,在哪?」

  「这不给你陪罪呢嘛,妈的,这边堵车,马上就到了,两分钟!」

  「快点,刚刚真有个妞,差点就脱了,你个电话搞的人跑了!」

  「真的假的,你说说?」

  晨博一边说,一边看着后座,姑娘是不是留下点什么,可惜,暗香浮动,唯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令人血脉喷张的气息……

         第二章淫侠组团展身手浪迹浴室现高人

  包球大名包劲求,大学舍友,一样是贵族子弟,但是老早就在花中飞了,可能是他老爸是个球迷,刚好生他的时候迭戈·马拉多纳世界扬名,所以叫了进球。根本不顾及他本人的感受,当然,他也无法表示异议,多亏他老妈后来上户口改了两字,不那么庸俗了。

  不过这个家伙自从街边小广告泛滥后,说包皮包茎真TM难听,老子也后就包球算了,

  「是不是和那个名人一样。」「谁啊」几个不学无术的根本不知道哪个名人也叫包球。

  「就是,那个谁昂那个害死岳飞的那个……」

  阳具一脸鄙夷的说:「艹,那个是高俅吧」

  「对,对对」包球一脸笑意,阳具得意洋洋。旁边路过的几个人掩脸而过,
  这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啊,真无知,还这么大声。

  阳具和阴茎算是宿舍里另类的两个宝,欧阳磊和应明算不上坏学生,却因为和包球在一个宿舍被起了这么两个诨名,只能说是遇人不淑啊。

  四个家伙在学校的时候,招蜂引蝶,荒唐做事,亏老头照应,校长无奈只好发了毕业证了事,包球家的生意是洗浴中心,从小耳濡目染,深知其中滋味的他,经常带着这帮狐朋狗友来家里消费,不过碍于家人的管束,他们总无法在自己家里要妹子来解决问题,但随着年纪的增长,最近这些日子以来,面对小妹的挑逗,家里也无法再强硬不许他们乱来了。所以晨博才有心思找包球来解决欲火上身的问题。

  「勃勃,你真的遇到这样的极品了,你小子啥运气啊!我找遍这茫茫人群,都没有跟我主动愿意献身的,你小子厉害啊!」略显肥脸的包球两眼放光,仔细检查着polo后座上看否留下一滴靡靡淫液。

  「看你个贱样,要不是知道我不喷香水你不会相信是吧,还看个毛啊,走了,去找你家妹子消火」

  「打住打住,不是我家妹子,是我家的妹子,哎呦,怎么这么别扭,找个小姐不用说的好像是我妹吧!」

  「我管你,刚刚这个妞挑逗着我上火了,你快点,还要吃晚饭呢」

  两个家伙逗着嘴,上了车,一溜烟开到了包球家的洗浴中心,脱光了洗个热水澡,好容易心情舒畅了,填了肚子。

  「少爷,少爷」浴池的管事一溜小跑,眉目带色。

  「滚,别叫少爷,好像爷是鸭子一样,说了多少次了」包球一脸不爽的呵斥着。

  「哎呦,我的祖宗,要不是老爷子讲,能管你叫少爷么,不过,今天真来着了,刚刚有个老顾客,带了两个来,今天你们有福哦!」管事贱贱的声音说着。
  「啥呀?听不懂啊」,晨博插了一句。

  「真的啊,是男是女啊?」包球双眼放光「勃勃,你可算有福了,本少爷给你看看啥叫机关,你可别到处乱讲啊!」说着话,包球站起身。

  「就是那个姓王的包养那个小三,来了几次了,少爷你不是说只要你在就通知你一声么」

  「哦哦,做的好,下次我给人事讲,提你做包厢的总管!」说着话,一行人走到了三楼的雅室,这是个完全私密的空间,楼梯口站着服务员,没有会所的黑色vip卡片,是不能进入三层包房的。

  「勃勃,以前家里管的严,我是没有办法带你们来这层的,现在给我点权限,你今天运气不错啊,良家美女!马上就给你看什么叫好身材!」

  「你是不是把天字一号房给她了?」

  「是的,少爷,现在应该是刚进门,准备洗浴,你们可以到左手边工作室!」
  「嗯,本少就喜欢你这机灵劲」

  穿过厚厚绒毯铺砌的地板,两边欧式的吸音材料包裹着楼道,金黄色的大门上标着「天字一号」四个大字的房间,旁边就仿佛是酒店包厢似的那种工作间,表面看是专供服务人员放置物品的,他们进了左手的工作间,黑漆漆的房间看不到什么。「拉开吧」

  管事不知道按了那里的一个开关,一丝光亮从墙底升起,慢慢的整个墙变得透明起来,「我插,你小子这个是偷窥行家啊,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不错,就是双面镜,是正对着里面浴室的一个巨大的镜子,浴池的空间很大,好像是个小游泳池。而且池比较低,从这边看去,一览无余。

  「少爷,开音响么?」

  「废话,快点,我都等不及了」

  两眼发直的晨博怎么也想不到这家伙这里有这么个设备,真是大开眼界。包房里声音不高,通过安装的麦克,可以清晰的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等下,先洗个澡,你们俩商量谁先,我可以慢慢玩哦」一个极具诱惑的声音传来,好像可以勾引肚子的小虫子一样。

  一个穿着浴袍的长发美女走了进来,关上门,她先走到水池边,伸出脚试了一下水温,晶莹饱满的指甲瞬时就亮瞎了眼,白皙的小腿光滑如玉,慵懒伸了下A4的腰她慢慢脱了浴袍。

  「这个骚货,在外面对着两个男人就脱光了」包球恨恨的吸着口水说道。
  「前凸后翘,身材比例匀称啊,包养的小三,要是身材不好,谁要啊,不过这个算极品了,你看那对奶子还颤巍巍的,黑森林怎么修剪的那么整齐啊,真是保养的好!」晨博也舍不得离开半会,睁大了双眼。

  「上次那个王总带她来,好像叫什么秦可花。一个老头了,怎么吃药也就那样,我一看就知道肯定不能满足她的,那副欲求不满的表情,让我回味无穷啊,可惜下手太晚,这次不知道是哪里找的两个壮汉!」

  话音未落,就听见浴室的门响了,「花姐,要不我们俩一起陪你先洗,否则等下又说谁多干一次,就不好了。」

  「好吧,那你叫张哥一起进来好了,哦记得带上床上那个油」

  「小孙,你抓紧先去拿油,我去试试水」一个健壮的裸男就这样推门进来。
  「胯下那坨有一斤了」包球忍不住叹了一声

  「要是没有本钱,你以为她花钱请啊,不过话说回来,哪里找的怎么猛啊!」
  这个叫张哥的猛男,先走到女人旁边,伸手摸了一下,美女一拍手。两个打闹间,不经意就凑到一起吸允起来。

  小孙进来看到,嫉妒的眼神一闪而过,忍不住说:「花姐,先洗洗吧」
  女人瞥了一眼,放开了猛男,先进了水里,两个男人拿了浴帽给女人带上,然后都抹上了沐浴液洗了起来,女人坐在池边看着他们洗:「等下要我吃棒棒的,洗干净点哦」

  晨博:「果然是骚人啊,看来这个小孙是老相好了,这个张哥肯定是新货。」
  「为啥?」包球不解。「你看那个猴急的」

  果然,张哥还没有擦完,就急吼吼的拉着花姐的手,「来,小可,我给你洗洗」

  女人嘤咛一声,躺在了男人的怀里,张哥一只手环抱着女人的腰,另一只手抹了点沐浴露,从后背穿了过去,他的胸脯紧紧的贴着女人光滑的背,沐浴露在两个奶子上来回的滑动,女人的脸不知是被热水熏了还是动情了,红红的诱人的苹果一样,小孙看不过去了:「花姐,我来给你洗洗腿」

  说完,他扶起女人的小腿放在自己身上,两只手不停的摸着,慢慢向上,光滑的小腿覆盖着两只褐色的大手,冲击的画面感没有维持多久,一个手已经放在了双腿间:「好滑啊,花姐,是不是张哥的大鸡鸡让你动心了」

  女人没有说话,一只手伸向背后张哥的胯下,另一手摸着小孙的大腿,小孙会意,站了起来,女人满足的一声呻吟,两个手抓住两个男人的阳具撸动起来:「小孙,让你拿的油呢,抹在我手里」

  灯光下,亮晶晶的阳根慢慢的在那双白嫩的小手里涨了起来,女人一边享受着张哥的摸奶,一边被小孙摸着直喘

  「等下」张哥喊了一声。

  「怎么,你不是银枪蜡像头吧」

  「没有,我是说要不先在这里搞,搞完就直接洗了。方便啊」

  女人笑骂了一句:「淫棍」,直接站了起来,一字马张开双腿,往后用屁股顶了顶张哥的屌,

  张哥抹了油的大肉棒怒目而起,在屁股中开拓着道路,他两只手抓紧了女人的两只手拉着女人,小孙站在女人的面前,刚好弯腰的花姐嘴在小孙的跨边,女人一张嘴,含住了小孙的阳具,吞吐起来。

  镜子后面本欲观赏美女出浴的三个人没有想到,激情马上开演了。

  「小可……小可。」张哥一边耸动着鸡巴,一边陶醉着叫着,女人的双手被抓着,嘴巴里含着小孙的肉棒,实在是无法回应他的热情,只好不停的前后摆动着雪白的屁股配合着鸡巴的抽插,三个人的大战给了晨博无尽的冲击,毕竟看视频是一回事,真正发生在眼前是另一回事。

  「嗨,看你那猪样,是不是憋着难受啊!」包球不合时宜的推了晨博一下。
  「废话,你就能忍住啊!」晨博嘴里嘟囔着,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这块大镜子。

  浴室里的盘肠大战换了个姿势,小孙忍不住已经和张哥换了位置,花姐躺在了池边,小孙抓起她的两条腿,经典的老汉推车姿势,舒服的花姐直哼哼,老张半跪在花姐头边,两只手抓着奶子还是不舍得松开,一会儿拨弄一下挺立的豆豆,一会儿大把的推起乳房,而他那一斤的肉棒直立在女人的脸上,片刻都不舍得休息,女人的一只手温柔的摸着老张的阴囊,里面的蛋蛋来回在手里现形。

  「太淫了,这个女人真是老王的爱妾啊!」半天都没有说话的管事咽了一口口水说道。

  包球嘿嘿一笑:「妈的,我说,你们还真要看着干完才算啊,走,走,我们要泄火去了!」

  晨博下午被粉蓝色棉质内裤姑娘勾起的火一直没有消,现在一直盯着3p的几个人口渴的要命:「走,走!」

  三人转身出了工作间,黑色的窗帘在身后掩盖了最后的那丝光亮,房间陷入了黑暗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